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sm 百合 小說,新手必看

而郭雪显然也没想到,竟然要用这种方式来取药。

  她不懂男女之间的那些事,却知道男女有别的道理。

  女孩儿的身体不能给男的碰,同样,男人的身体,女孩儿也不能随便碰。

  似是也料到了郭雪不会直接答应,吴宝库也不急,拉过椅子翘着二郎腿等了起来。

  他掐准了像郭雪这种爱狗人士的心思,俨然已经宠物当成了祖宗。

  “实话告诉你吧小雪,前两天还有人来跟我求这种药来着。

  可我没答应,因为这种药,叔叔的储量也有限,要是拿出去一点,对叔叔的身体有不小的损伤。

  看在你是老孙的侄女份上,我这才答应帮你。

  至于想不想,就看你自己了。

  ”听得吴宝库的一番话,郭雪心里开始天人交战。

  见状,吴宝库眼睛转了转,寻思再给浇把油,说道:“叔丑话说在前面,这种病可是恶性传染疾病。

  再不赶快用药的话,估计你这狗也活不长,到时候可别怪叔不帮你。

  ”说完就起身朝里屋走去。

  看着潇洒,实则吴宝库心里也急的不行,就等着郭雪开口留下自己。

  此时的郭雪心里一团乱麻,一想到要用手给眼前这个老男人做那种事,她就觉得臊的慌。

  可眼看大黑一个劲的在地上翻滚,还发出那么凄惨的哀嚎,精神也越发萎靡,她着实心疼的很。

  思来想去,她咬了咬银牙,心道叔叔不惜损伤身体都要帮大黑治病,自己还顾及这么多,实在太不像话了。

  “叔叔,等一下!”郭雪突然开口,小跑着上前。

  至于吴宝库,心里早就乐开了花,脸上却装出一副淡然的模样,道:“怎么,想通了?可别说叔强逼你,不愿意的话,叔不强求。

  ”“愿意愿意,我愿意。

  对不起叔叔,为了治大黑,还要让你损伤身体,你人真好。

  ”郭雪说道。

  见这丫头被自己唬的一愣一愣,吴宝库强忍旖旎心思,随意拜拜手,道:“没事,谁让叔喜欢你这样的小丫头呢,走吧,咱上里屋。

  ”两人到了里屋后,吴宝库转身关上房门,看着眼前玲珑背影,眼神越发火热。

  郭雪一转身,正对上吴宝库那冒着火的眼神,不由得小脸通红,道:“叔叔,什么时候开始拿药。

  ”虽说萝莉已经送上了门,可这时候吴宝库反倒是不急了,享受之前,起码得先调教一下。

  “先别急,这拿药的过程,可是要讲究手法的。

  叔先给你看点视频教程,你跟着学一下手法。

  ”言罢便是从抽屉里拿出一盘光碟,放到碟片机里。

  郭雪眨巴着大眼睛,好奇的盯着电视屏幕。

  可当电视出现画面后,郭雪小脸“唰”的就红了。

  画面中,一男一女光溜溜身子纠缠在一起。

  女人的娇嘤声萦绕在整个屋子。

  郭雪忙不迭的小手捂住眼睛,不敢再看。

  “叔叔,你……你给我看的这是什么?”郭雪磕磕巴巴的说道。

  见郭雪这模样,显然是头一回看这种动作片。

  吴宝库觉得自己是真的捡到了宝,这年头,连片子都没看过的女孩儿,是真的稀有。

  “你害什么臊,叔是让你好好学一下电视里那女人的手法,一会好拿药。

  你要不看的话,叔就给它关了。

  ”一听拿药的茬,郭雪当时就慌了,连连摇头,道:“别……别关,我学!”说着便是缓缓把手指分开条缝隙,而后缓缓拿下,抬眼飞快扫一眼电视中的男女大战,而后又红着脸低下脑袋。

  这般小萝莉独有的娇羞模样,让吴宝库看的心里痒的不行,恨不得一把将郭雪抱在怀里,好好疼爱。

  “抬起头,仔细看,一会要是手法出错了,拿不出药,叔可就没招了。

  ”吴宝库道一想到外面精神萎靡的大黑,郭雪便是迫不及待的想拿到药,强逼着自己抬头去看电视画面。

  “小雪,你就把电视里的情节当成是宠物在配对就行。

  叔这么做,也是为了保证你能顺利拿出药,你得仔细看,看看那个女人是怎么拿药的,一个细节都不能放过,知道吗?”吴宝库一本正经的说道。

  闻言,郭雪虽说脸蛋通红,可还是眼神坚定的点点头,回道:“知道了叔叔,我会努力学的。

  ”画面中,女人的叫声越来越大,弄的郭雪浑身不自在。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女人的声音钻进她耳朵后,弄的她那个地方莫名的有些痒。

  她开始不安分的妞了一下屁股,大腿下意识夹紧,脸蛋越发红晕。

  啧啧,果然是个雏儿,看点片子就成这样了,极品,实在极品呐。

  吴宝库眼神一直在偷瞄郭雪,眼神久久流连在后者那水手群下的大白腿,寻思着里面多半已经泛滥成灾了吧。

  足足看了近十多分钟后,郭雪突然听到电视里的男子粗吼一声,随即一团白乎乎的东西就弄到了那女人的脸上。

  吴宝库忙不迭的起身按下暂停,指了指画面,一脸严肃,道:“看到了吗?这就是高蛋白聚合液,刚才那女人的手法,你记住了没?”闻言,郭雪点点头,道:“嗯,记住了。

  ”“很好,我们开始吧。

  过来,帮我把裤子脱了。

  ”吴宝库招招手道。

  只见郭雪犹豫了一下,红着小脸,一步步蠕动着走到吴宝库面前,蹲下身子,小手攀上后者裤子,迟疑片刻,而后使劲扒了下来。

  也不知吴宝库是不是早就为今天做着准备,裤衩子都没穿。

  那玩意老早就处于备战状态,脱离束缚后几乎是蹦了出来,差点抽在郭雪脸蛋上。

  (幼儿益智故事)一股灼热,又有点腥的味道扑面而来,当即就让郭雪心跳加速,也着实被眼前那东西吓的够呛。

  她本以为大黑那东西就够了,没想到吴宝库的更丑。

  反观吴宝库则是一脸的悠闲,尤其是看到郭雪就蹲在自己身前,眼睛直勾勾看着自己的那东西时,心里无比满足。

  “开始吧,一定要按照刚才电视里那女人的手法来。

  ”吴宝库大大咧咧拉过椅子坐下,张开腿,好不惬意。

  只见郭雪犹豫了片刻,哆哆嗦嗦的伸出小手,尝试性的碰了一下。

  一股软乎乎的触感传来,她却如同触电般,忙不迭的缩回手来。

  “你到底拿不拿?不拿就算了。

  ”吴宝库心里急的不行,语气也跟着不耐烦起来。

  闻言,郭雪强忍不适,再次伸出小手,学着电视里那女人的手法,缓缓动了起来。

  “嘶……”郭雪的小手很凉,却软的跟没有骨头似的,被包裹的瞬间,吴宝库爽的一个哆嗦,倒吸一口冷气。

  “叔叔,是……是不是弄疼你了?”郭雪一脸紧张的说道。

  “没事没事,你继续。

  ”吴宝库声音都有些颤抖。

  虽说小手动个不停,可郭雪心里还是有些不适应。

  她觉得用自己的手弄这么丑的东西,实在是有点恶心。

  尤其是感觉到手里那东西一鼓一鼓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似的,她更是有点不敢再看,耷拉着脑袋。

  吴宝库一边享受这小手的服务,一边上下打量郭雪。

  第一次见到郭雪的时候,他就被那一身水手群的萝莉像深深吸引。

  谁能想到,这才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郭雪就蹲在他身下,用手伺候他。

  这种巨大的心里满足,加上生理上的享受,几乎是让他觉得自己已经快到了巅峰。

  约莫七八分钟后,郭雪觉得手腕有点酸了,倒是吴宝库的喘气声逐渐粗重起来,眼睛都有些红了。

  只见他突然指了指下面,道:“别光弄那里,那两颗玩意儿也揉一下,这样能更快的促进高蛋白聚合液出来。

  ”此时的郭雪一门心思想着要怎么拿到药,对吴宝库的话深信不疑,小手贴上去就缓缓揉捏起来。

  一股电流感顺着下面逐渐涌遍全身,吴宝库觉得自己体内每一个细胞都要疯狂呐喊,俨然已经到了爆发边缘。

  可偏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轻微脚步声。

  “邦邦邦!”“老吴!你干啥呢?”敲门声骤然传来,而后便是王喜顺略带焦急的声音。

  突如其来的动静吓的郭雪一激灵,下意识就要起身,却被吴宝库直接按住。

  “小雪,马上就成功了,你继续。

  ”吴宝库低声道,到这节骨眼了,别说来的是王喜顺,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他也要享受完。

  闻言,郭雪犹豫片刻,一想到马上就能拿到药,索性硬着头皮继续弄了起来。

  熟悉快感再次传来后,吴宝库喘了口粗气,而后冷哼一声,大声道:“干啥?我这忙着呢,有事就在外面说。

  ”“我家那公羊有点毛病,你抽空去给瞅瞅。

  ”王喜顺隔着木门大声道。

  “知道了,一会就去。

  ”吴宝库不耐烦的回了一声,听到脚步声逐渐远了之后,这才长出口气。

  他这一放松,之前紧绷的神经陡然松懈,再也没经受的住郭雪小手带来的刺激感,身子一软,尽数爆发。

  也不知是不是这一个星期给吴宝库的憋的够呛。

  存粮攒的是真心不少,跟喷泉似的。

  郭雪因为是蹲在吴宝库面前缘故,躲闪不及,水手服上被弄的一片狼藉,手上也是粘乎乎的一团。

  浓浓的腥臭味传来,郭雪觉得有点恶心,忙的起身就要把手上的都行甩在地上。

  却见吴宝库慢悠悠的提起裤子,道:“别弄掉了,这些可都是高蛋白聚合液。

  你那狗,就指望这个救命呢。

  ”闻言,郭雪忙不迭的把手上的东西弄到掌心,小心翼翼的捧了起来,看那模样,就跟捧着什么宝贝似的。

  “叔叔,这个……真的管用嘛?”郭雪眨巴着大眼睛盯着掌心那团白乎乎的东西,总觉得怪怪的。

  只见吴宝库咳咳嗓子,一本正经的说道:“那是当然,这些可都是宝贝。

  不信你闻闻,看能闻什么味儿。

  ”对于吴宝库的话,郭雪也是没有太多怀疑。

  兴许是因为头一次经历这样的事,好奇心使然,她竟然还就真的把鼻子送到掌心,轻轻嗅了两下。

  一股淡淡的腥味传来,郭雪柳眉一颦,道:“腥腥的,一点都不好闻。

  ”见郭雪竟然去闻自己的那东西,吴宝库心里那叫一个满足。

  虽说还没彻底拿下郭雪,可后者这些举动,多少让他觉得自己对于眼前这个萝莉,已然有了一些主权。

  “这你就不懂了,俗话说的好,良药苦口。

  这东西不只能治你的狗,还能口服,有没白养颜的功效,绝对是个宝贝。

  你要不要试试?”说到次数,吴宝库的呼吸逐渐重了起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郭雪。

  “口服?”郭雪狐疑一声,下意识看了看掌心的东西。

  一想到这玩意儿是从吴宝库那地方出来的,而且味道还有些难闻,她当即就摇摇头。

  她才不愿意吃这东西。

  “叔叔,药都拿到了,你快点给大黑治病吧。

  ”郭雪道。

  只见吴宝库眼中闪过一抹失望,而后道:“没问题,你把这东西涂在它身上就行。

  ”点了点头之后郭雪便是小心翼翼的捧着手里的东西走到外面。

  见郭雪蹲着身子,小手轻轻的在黑背患病的地方涂满了自己的东西,吴宝库心里乐翻了天。

  “叔叔,这样就可以了嘛?”涂完之后,郭雪好奇的问道。

  吴宝库点点头,道:“嗯,再观察几天。

  等第一阶段过了之后,到时候还需要再上药,多来几次它就会好了。

  这几天你就先把它放在我这吧,有消息了我会告诉你。

  ”虽说有些舍不得,可郭雪寻思着为了早点治好大黑,答应一声之后就离开了诊所。

  待郭雪离开之后,吴宝库也没闲着,忙不迭的跑到里屋去研究着给黑背弄药。

  那什么高蛋白聚合液完全就是他瞎掰出的东西,那玩意儿抹在黑背身上,不弄出啥并发症就算不错了。

  为了不引起郭雪的怀疑,这黑背的病,他还是得治。

  忙活了一会之后,吴宝库配好了药,给黑背抹上,却是故意减少了量。

  他可不想让黑背痊愈的太早,毕竟还指望着这件事多享受几次郭雪的服务。

  拴好黑背之后,吴宝库这才想起之前王喜顺招呼自己去给公羊看病。

  虽说不太像揽这个差事,可转念一想,也有段时间没看到王瑶瑶了,心里对后者那双黑丝长腿还真是有点惦记。

  离开诊所后,他直奔着王喜顺家去了。

  到了院子之后,却是没看到王喜顺的人,吆喝了几声也没看到人。

  他在正屋外面转悠了一圈,见没人,正寻思要走,突然听到屋里传来一阵水流声,貌似是有人在洗澡。

  王喜顺不在家,这唯一能想到的人,也就只有王瑶瑶了。

  想及此处,吴宝库脑子里下意识就浮现出王瑶瑶光溜溜的娇躯,摆出各种撩人姿势。

  一想到那场面,吴宝库那地方又有些蠢蠢欲动起来。

  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是惦记。

  因为常来王喜顺家的缘故,吴宝库直奔着卫生间的窗户跑了过去。

  蹑手蹑脚的扒上窗户之后,吴宝库猫着腰,露出一双眼睛,朝里面张望起来。

  他这一看,险些是喷出鼻血。

  屋内,一具光溜溜的背影正对着他,正在莲蓬头下冲凉。

  虽说只是一个背影,可还是让吴宝库看的无比火热。

  说起身材,吴宝库见过的男女人中,还真就没有比王瑶瑶更好的。

  标准的葫芦形,蜂腰肥臀,尤其是那两条笔直修长的美腿,怕是任何男人看了都巴不得扛在肩上。

  “这妮子的身材是真特娘极品,可别孙妍和郭雪那两丫头强多了。

  ”吴宝库吞了吞口水,心里跟猫挠似的。

  他正看的入神,却突然发现屋内那洁白娇躯突然开始不安分的扭动起来,而且隐隐有一阵微弱的娇哼声飘进他的耳朵。

  这声音吴宝库实在听的太多,当即眼神就怪异起来,心道这妮子该不会是大白天的就躲在浴室做那事吧。

  可惜王瑶瑶始终背对着他,也不转身,急的吴宝库抓耳挠腮,连连跺脚。

  兴许是因为太过着急,脚下动作稍微大了点,不小心踢到一块石头,疼的吴宝库直咧嘴。

  可这动静也被王瑶瑶听到,直接关上淋浴头,转过身来朝着窗户张望。

  见状,吴宝库惊的头皮一麻,忙不敌的捂着嘴蹲下身子,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声。

  以王瑶瑶的性子,要是被她知道自己在偷窥,估计都能拿着菜刀来拼命。

  一直等到水流声再次传来,吴宝库这才小心翼翼的探出头,贼溜溜的眼睛再次朝着里面张望起来。

  这回他可谓是大饱眼福。

  此时的王瑶瑶恰好是正对着她,那洁白娇躯可谓是一览无遗。

  吴宝库当时就看愣了眼,两人的距离不过隔着一扇窗户,偏偏此时的王瑶瑶正闭着眼睛,全然不知道自己的身子已经被人看个遍。

  顺着王瑶瑶那一团波澜壮阔逐渐往下,直至眼神停留到那三角圣地时,吴宝库眼神挪不动了。

  没想到,还真让他猜中了。

  这妮子,竟然真的躲在浴室自娱自乐。

  

  趁同事喝醉酒上她老婆 日了同事的老婆的经历 紫黑粗硕用力挺入  今(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年是我和老婆婚后的第十个年头,自从儿子出生后,她就在家做起了家庭主妇,到现在已经7年了。

  7年的时间完全改变了妻子本来的模样,现在的她每天跟我聊的不是李家长就是张家短,要不就是谁家老公升职,谁家孩子又报了个什么班。

    办公室里重拾浪漫激情,婚外缠绵让我意乱情迷  虽然我们有很深的感情基础,但是过了这么些年,再加上每天的这些计较,再深的感情也平淡了,两个人之间的谈话时不时会流露出不耐烦,夫妻之间的默契不再是心有灵犀,而是多年的习惯使然,常年互相克制和忍让。

  而且“如狼似虎”的年纪,她却对夫妻两个人的事也不再感冒,这件事也苦了我。

    平时和我们公司的男同事聊天的时候,也经常听他们抱怨过婚姻的无聊,男人嘛话题总是离不开女人。

  哎,本来我觉得他们一个个有家有室的,但是坏心思也不少。

  经常说起噻客,说网站上人很多,还如何如何开放之类的,还说现在男人多的是在外面彩旗飘飘,只要擦干净就行,听多了也就觉得他们说得有道理了。

  于是蠢蠢欲动的我,终于还是按耐不住的也去跟着买了套四星级别墅,后来果真很快就收到了系统的自动推荐。

    开始先和我聊起来的是个毕业没多久的女孩子,长得很可爱,我也就认她做了干妹妹。

  或许因为年轻,她说起话来,一点也不含蓄。

  我跟她说我结了婚,她还开玩笑的说:“偷吃的人就该受到惩罚”,我半天没有回她,她见我反应奇怪,才收敛点。

  不过不可否认,因为她的调皮搞怪,那几天,我无趣的生活热闹了一些。

     本来想说约出来见个面,但是后来另一个女人的出现改变了我的想法。

  她是个女强人类型的,和我年纪差不多,也已经结了婚,但是一直忙事业也没有要孩子。

  她丈夫也是个大忙人,两个人的婚姻现在更多的像是协议,各自忙感情也淡了不少。

  对于她心里的孤单,我自然是懂的,本来像她这样拼事业的,心里就苦,身边每个说话的人,那份寂寞可想而知。

    其实有时候我也希望妻子会像她一样,说话落落大方,身上带着股知性、独立的气质,而不是整天像个大妈一样。

  或许也是因为这吧,我对她格外热情,也就慢慢忽略了之前的干妹妹。

  我知道女人即使个性再强,还是需要男人的呵护的,所以我多说点好话,多做点讨她欢心的事总没错。

  果不其然,女人还真是听觉动物,在我的甜言蜜语下,她很快落入我的“掌心”。

    和她见面很突然,那天晚上十点多,妻子早早就睡下了,我百无聊赖的待在书房,想说找她聊聊天,却突然接到了她的电话。

  她说她在公司加班,下雨没带伞,问我可不可以去接她。

  对于她的“理由”我没有质疑,我想她也是对我有了另外的意思,才这么说。

  我当然也是乐意之极,拿了车钥匙,给妻子留言说去公司有事就去了她说的地址。

     到了之后发现,公司里果然只有她一个人了,偌大的办公区里,只有她房间里的灯亮着,忽然就对她有了丝心疼。

  再见她,一身职业套装,化着精致的妆容,大红色的口红格外的魅惑。

  她说她还有一点没忙完,让我等她一会。

  坐在旁边沙发上,没一会,她伸了个懒腰,对我歪着头说:“好累哦,老公来帮我按一下肩膀。

  ”  虽说我们是网络夫妻的关系,但是这句话还是让我一阵悸动,站在她身后帮她按着,呼吸间都是她的味道,那一刻我再难自制,手慢慢往前移,见她没有制止,一把抱起它放在了办公桌上……  后来,两个人一直待到凌晨,我连忙把她送回了家,恋恋不舍的自己也回了家。

  虽然那夜很疯狂,但是也没逃过分手的结果。

  天亮之后我发现她已经解除了我们的关系,反正我也知道了噻客上的关系就是这么脆弱,玩玩就散了,我也就不以为奇。

    我开始用自己的这一套秘诀撒网,来挽救自己平淡如水的婚姻,可是就这样的方法,我又能持续多久了,面对没有激情的生活,你们都有什么对策呢。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e.aspx?6502.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e.aspx?6776.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e.aspx?2649.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e.aspx?294.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e.aspx?5686.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e.aspx?7072.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e.aspx?336.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e.aspx?49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