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淫 照,新手必看

我吓了个半死,电光石火间把脑袋缩到窗沿下面,急中生智来了几声猫叫。

  “野猫?滚!”田涛哥将信将疑楞了一下,而后抄起空酒瓶就朝窗外咂去。

  “咣!”酒瓶粉碎。

  “喵…….”我急忙边学猫叫边逃窜,还TMD故意把脚步声佯装成猫……“好险啊!”我一口气跑回家,一屁股坐到炕沿上。

  这事咋办?我拍打着脑袋,反复盘算着该怎样应付这事。

  说实话,我对借种这事自然是求之不得,能跟桂枝嫂子弄那事还让她大肚子,多好的事啊!可是回头一想,我又觉得不踏实。

  田涛哥分明是很在意别人耕种桂枝嫂子那片地,要不然也不可能想出在边上“督战”的法子来,而且听他那话的意思,他就压根没想真让我跟她鼓捣那事儿,呵,他是想让我“隔空”播种。

  而且,不管咋鼓捣,真要是下了种、生了娃,田涛哥会怎样对待孩子呢?会好好养活孩子么?会不会不管孩子健康不健康都掐死?我以后跟孩子怎么相处?他一辈子喊我叔?他一辈子跟姓田?还有,我跟桂枝嫂子以后会是怎样的关系呢?要么她为了避嫌而对我疏远,要么就是藕断丝连,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我跟她是不可能再这样相处了。

  越想越乱,越想越烦躁。

  本想“一醉解千愁”,于是我就着凉馒头喝了半瓶酒,然而一夜辗转反侧,我忍不住去想桂枝嫂子那诱人的身子,忍不住去幻想如果可以下腿播种……傍天明的时候我才睡着,一觉醒来已经是九点多了。

  “简儿,还没起来?你昨个不是说缺一味药么?走,上山挖去。

  ”我正洗着脸,冬梅姐走了进来。

  “姐,还痛么?再给揉揉……”我咧嘴傻笑问道。

  冬梅姐不由得红起脸,嗔怪地瞪了我一眼:“揉上瘾了?又想害得我……”她定是想说“尿炕”那事,瞧那骚成猴子屁股的窘状,嘿嘿。

  “爷爷说治病得坚持呢,可不能治一回就停了,不管用呢,爷爷说得巩固……”我一本正经说着,凑过去伸手摸向她的小腹。

  “简儿啊,这病好治,可是…….哎,待会再跟你说吧。

  ”冬梅姐拨开我的手,苦涩地笑了笑。

  “姐,还哪里痛呢?胸口痛么?我给揉揉……”我只捞着摸了一把,那肯死心?又忍不住伸手过去,嘿嘿,这一次我直接袭向她前面。

  冬梅姐也没躲闪,任由我把手伸进领口,还配合地往前靠近了一步。

  “简儿啊,姐心里……难受,你要是不傻该多好啊!”她苦笑说着,眼里泛起了湿润。

  “不害臊,又哭咧。

  ”我傻笑道,用力捏搓那柔软。

  “走吧,待会……都给你。

  ”冬梅姐把我推开,到南屋拿出药娄。

  “冬梅姐这是……”我心里一阵窃喜。

  其实,压根就不缺药材,可既然冬梅姐一再“怂恿”我跟她上山,那就去呗!她是怕在家里按摩又被搅合黄了吧?大白天的也不能关门闭户“治疗”呀!“呀,冬梅这是跟傻简儿上山挖药去?家里谁不舒服?”路上,时不时有街坊问几句,不过也不会怀疑什么,因为原先他们找我爷爷看病的时候也会遇到少药的情况,爷爷都是打发我跟他们上山挖去—他们多挖点可以抵别的药费,所以都很乐意。

  天热得要命,这才爬都半山腰,冬梅姐就已经累得香汗淋漓,汗衫被湿透了,隐隐约约透出里面的景致,凹凸得让我口干舌燥厉害。

  “简儿,喘口气,那边凉快一会。

  ”冬梅姐拉着我朝那边树荫走去,恰好旁边就是片水潭,便找了个阴凉下的青石板坐下休息。

  “热咧,脱了,凉快呢!”我三把两把将汗衫脱了,而后一抬腿把短裤给蹬掉,就那么摇头晃脑赤果在她面前。

  “简儿……不害臊!”冬梅姐红着脸瞪了我一眼。

  她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我那昂扬的旗杆,胸脯微微起伏,似乎还咽了几口唾沫。

  “姐,凉快呢,脱,洗澡…….”我傻笑着,弯腰伸手摸向她的衣扣。

  她是坐着,我这一弯腰不要紧,那活儿距离她的脸颊…….也就两个拳头的距离。

  “一股骚味,呸!”冬梅姐轻轻拍了它一下,惹得一阵活蹦乱跳晃悠。

  “痛……姐你坏,给我把牛子拍肿了。

  ”我哭丧着脸说道。

  冬梅姐被逗乐了,抿嘴摇头笑了笑,说:“真傻,肿了才能用呢。

  ”“不懂……”我装作茫然的摇摇头,用渴切的眼神望着她。

  我心想:就是不懂嘛,要不你给我讲解讲解怎么用法?嘿嘿。

  “简儿,姐要嫁人了。

  ”冬梅姐猛然收起了笑脸,眼圈又泛起湿润,用力咬着嘴角。

  “嫁人好,要生娃娃咧,有娃娃就有奶呢。

  ”我傻笑道。

  冬梅姐苦涩地摇摇头:“他……那里……有病。

  ”一听到这话,我忍不住楞了,心想:“这是啥节奏?冬梅姐男人也那里不顶用?这不是说……以后也得借种?”不对啊,冬梅姐分明还是完璧呀!她不可能试过那事儿啊!她怎么知道那谁不顶用?喔,听别人八卦的?“啥病啊?没事,过些天爷爷就回来了,能治呢。

  ”我试探来了一句。

  “他……”冬梅姐咬着嘴唇停顿了半晌,而后苦笑说:“就是……那地方烂了,脏病,听说他每次跑长途都去那种地方,不干净……”“擦!”我心里顿时暗骂起来。

  冬梅姐的未婚夫是跑长途的,就邻村那杨国栋,家里情况不错,这些年买了辆箱货跑运输赚了不少钱,所以都说冬梅姐有福气,找了个好男人,这辈子吃穿不愁了。

  跑长途的司机去那种地方发泄一下也是常有的事,不用说这杨国栋定是常在河边走所以湿了鞋,一不小心中奖了,而且估计那病挺难缠。

  “咋同房?要是……”一想到这茬,我不由得焦急起来。

  冬梅姐嫁过去肯定要跟杨国栋办那事儿啊,头一次就带T?再说了,即便带T也未必保险啊!万一还得冬梅姐也染上那脏病,那她可就毁了!搞不好杨国栋还会倒打一耙,反过头来说她婚前不守妇道……可我没法把这些担心的话说出来,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居然脑子抽风来了一句:“洗洗就不脏了。

  ”(啊啊啊好棒)“洗洗……”冬梅姐苦涩地抽搐了几下嘴角,无奈地摇头。

  是,对我这个“傻子”来说,再脏的东西洗洗也就干净了,可那东西……“简儿,你不知道,他……还有有些事,哎,我说不出口,也没法跟你说。

  ”冬梅姐叹息说道。

  “奥。

  ”我装作茫然地应了一句,脑子里飞快地盘算着该怎么帮她应对这事。

  “麻痹,这瘪犊子……”我心里反复唾沫着。

  杨国栋平时在外出车,一个月也回来不几天,所以我对他并不怎么熟悉,也没听说过他那些烂事,然而冬梅姐想必是托人仔细打听过、知道了他的老底。

  “不对啊,她家婶子、叔能同意?不知道?”我又猛然觉得不对劲。

  即便急着用那彩礼钱,冬梅姐她爹妈总不能把她往火坑里推吧?难道是冬梅姐是自个托人打听的?那人的身份还得保密不成?“算了,不说这些了,都是命,还能怎样?”冬梅姐抹了把眼泪。

  “姐,我不傻!”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顾不得许多,只知道不能眼睁睁看着冬梅姐往火坑里跳!我不是傻子,我要娶你!冬梅姐楞了一下,摇头笑笑说:“你啊,真……”她没把话说完,但意思很明确—只有傻子才一本正经地说自己不傻。

  “我就是不傻嘛,我……”我想证明自己不傻,然而情急之下居然脑子卡壳了,语无伦次。

  “行行行,姐知道你不傻,行了吧?”冬梅姐摆摆手打断了我的话,叹了口气,而后解起衣扣,抿嘴一笑说:“便宜了你个傻子吧,给了你也比便宜了他好,呵,他知道我是个敞口货肯定气坏了眼,离婚才好呢……”她解开衣扣,反手伸到背后把罩儿的挂钩拨开,而后将往上一提拉,瞬间释放出来。

  我望着那起伏的柔软,一阵眼晕,甚至感到大脑一片空白。

  很乱,很烦躁,又很茫然。

  我又想说“我不是傻子”,可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咽了回去。

  是的,我现在还不能说。

  我想起爷爷的嘱托,他让我再装一个月的傻子,现在算起来还有二十八天,我不敢去想如果我不听话会是怎样的后–爷爷说很多人都会因此没命,不仅是我。

  “还来得及……”我心里一遍遍地安慰自己。

  冬梅姐出嫁还要一个多月的时间,应该来还来得及,只要杨国栋这瘪犊子不提前强行要了她的身子就来得及。

  “傻了?来,给姐揉揉,姐胸口痛……”冬梅姐抬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奥,大馒头……还大咧,呃……不得劲呢,得躺下……”我傻笑比划着,示意冬梅姐躺下身子。

  嘿嘿,那样我不就可以找机会……然后……揉出了感觉,再就地法办、生米熟饭?我现在想的就是要立马要了她的身子!决不能让杨国栋那瘪犊子抢了先。

  而且,听冬梅姐刚才那话的意思,她本来就想给了我吧?这样的话我半推半就从了就行吧,对,继续装傻听她指挥就行了,淡定,没必要猴急。

  “简儿,你坐下啊,想硌死我?”冬梅姐努嘴说道。

  “喔,好着呢。

  ”我急忙一屁股坐到地上,情急之下也没扯过衣服垫着,就那么屁股蛋怼到青石板上。

  “滋……”青石板十分沁凉,我忍不住哼唧一声。

  “咋了?硌屁股?”冬梅姐关切问道。

  “凉快着呢,舒坦咧,这里也好受些了。

  ”我咧嘴傻笑,指了指那里。

  “傻,还有比这更舒坦的呢。

  ”冬梅姐挑了下媚眼,坐下身来,而后后仰躺到我的腿上。

  我小心脏瞬间突突乱跳起来,热血翻涌。

  我那里能清晰感受到她的鼻息,暖暖的,很撩拨,酥酥麻麻,就像风助火势似的,红得吓人。

  她闭着眼睛,脸色一片潮红,嘴角勾着,像是在笑,脸颊只要稍微一侧就能挨上……我望着她那微启的朱唇,憧憬着接触的亲密,幻想着她事后的大花脸。

  “揉揉……”我咽了口唾沫,哆嗦伸出手。

  当指尖碰触的那一刹那,我明显感觉到她在微微颤抖,好软,好弹……她花枝乱颤着柔软,惹得我恨不得一口将其吐下。

  “两个手啊,笨……”冬梅姐嗔怪地埋怨一声。

  “对着呢!”我傻笑回应,急忙分别用两手去忙活。

  “这……”我心里猛然楞了一下。

  因为我刚才指尖分明感觉到一丝微妙的变化,那分明是果实成熟的过程。

  “嗯……呃……”冬梅姐轻哼起来,身子微微起伏,配合着我的按摩动作。

  她猛然睁开了眼,盯着我那里,轻声笑道:“怪吓人呢,想想就痛……”嗨,她这是开始酝酿那事儿了?来感觉了?“姐,哪还痛呢?肚子痛么?揉揉……”我装作茫然地问着,一只手试探着往下按摩,摸向她的小腹。

  “嗯,肚子又有点疼。

  ”冬梅姐应了一声,又闭上眼睛。

  我佯装一本正经地按摩,心里却猴急地要死,我很想知道她那儿是不是有了反应。

  “不得劲……”我两指交错拨了一下,将她裤子纽扣揭开。

  “穴位,爷爷说得找准穴位呢。

  ”不等她反应过来,我一把就将手伸进了她那小内内—今天居然换了件粉红色的。

  “啊……”冬梅姐不自觉地扭晃了一下身子。

  “呸!”她鼻尖不小心碰到了我的那里,顿时“气急败坏”地睁开眼骂了我一句,还嗔怪地抬手拍打了几下。

  “又肿了,难受,淑琴婶子说得用女人的尿才能消肿呢,姐,咋办啊?给我尿点行么……”我憋住火气,哭丧着脸说道。

  冬梅姐噗嗤笑了,瞪了我一眼说:“傻呀?淑琴婶子那是骗你呢!”她话已出口,猛然又急忙改口:“不是,婶子没骗你,女人的尿是能消肿呢,可是……姐现在没憋着尿咋办?要不你忍一会?”“忍不了,难受,姐你骗我,我试着你尿了,瞧,你尿了呢!”

苏晴简直恨死自己这个体质了(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明明小伟都没有做什么,明明只是被他单纯的看了一眼而已,自己怎么就忍不住了,怎么就变得越来越糟糕了。

  电话那边的刘玉婷叮嘱道:“你可记住了,我儿子不能喝牛奶,大分子不耐受的,早上别给他喝。

  ”“行了行了,知道你们家孩子金贵,我给他买的羊奶粉,这种东西好吸收。

  怎么样,我够可以的吧,是不是很仗义。

  绝对能把你们家儿子照顾的好好地,保证一根汗毛都不会掉!”说完苏晴又看了小伟一眼,发现这孩子的手居然在动,她顿时脸都红了。

  苏晴觉得自己真的很仗义,为了照顾闺蜜的孩子,差点把自己都豁出去……“就知道我的好姐妹靠得住,羊奶倒是能吸收,就是味道不怎么样。

  让我说,人奶最好了,要不然你给我们家娃挤点?”“要死啊你!”本来已经平静下来的苏晴,听了这句话之后,心中再次升起了波澜……苏晴知道刘玉婷是在开玩笑,当初她们两个上学在一个宿舍的时候,刘玉婷就经常开玩笑说苏晴的胸大,如果以后她没有奶水,就让孩子认苏晴做个奶妈。

  可苏晴怎么也想不到,好闺蜜居然这个时候说出了这种话,这个时间点也太敏感了吧。

  明明刚才心境都已经平复下来了,现在应为对方的这一句话,竟然再起波澜!刘玉婷的这句话,就好像是一根引线,而此刻小伟那灼热的目光更像是火星,眼看这两者结合到一起,就快要把她身体的炸药桶点燃了!苏晴深吸了一口气道:“你都是当妈的人了,孩子都这么大了,现在怎么还说这种话,害臊不害臊。

  ”“这有什么,反正是在电话里面说说,就你我知道,咱们两个还要讲究吗?再说了,我儿子这么帅,要是能看上你那可是你的服气,老牛吃嫩草呢,你不吃亏!”“呸呸呸,越说越不靠谱了。

  ”“哈哈哈,我说苏晴啊,你也都到了这个年纪了,还不打算结婚吗?在这么下去会没人要的,要不然你索性就再等两年,等我儿子长大了,到了合法的年龄了,你做我儿媳妇吧哇哈哈哈!”听着闺蜜在电话那头越发的放肆,苏晴一跺脚道:“刘玉婷,你再这么说我可就让你儿子去大街上睡觉呢。

  ”“别别别,咱们有话好说,一切都好商量,你看这怎么还急眼了呢。

  行了我知道你懒得和我说,那你拿着手机去我儿子房间,我和他视个频。

  ”刘玉婷是个急性子,这一点苏晴是知道的,可她还是低估了刘玉婷。

  话才刚说完,刘玉婷就挂断了电话,紧接着视频就打过来了。

  还在浴室里的两个人当时就傻了眼,卫生间距离卧室还有一段距离,而且就算能跑过去,小伟现在身上也没穿衣服啊。

  可是如果不赶快把电话接起来的话,刘玉婷那边肯定会怀疑的。

  苏晴知道自己的这个闺蜜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实际上人精明着呢!小伟这个时候也懵了,他一脸紧张的看着苏晴,用眼神确认自己要不要马上跑出去。

  苏晴深吸了一口气说:“你藏到我身后,用我的身子做遮挡物,尽量蹲下一点,我把镜头往上抬。

  等出了浴室,你找个机会先进房间。

  ”说完苏晴立刻就转身接通了视频,这个时候她的心跳速率也提升了上来。

  视屏当中立刻出现了刘玉婷的脸,而且还是一脸不悦道:“干啥啊,怎么这么长时间才接起来,是不是藏了野男人了?”“去去去,我们家现在唯一的男人就是你儿子,你说呢。

  都说了我在洗澡呢,我接电话之前不应该先擦个手啊。

  ”说话间苏晴微微将摄像头往上抬,尽量让镜头扫到浴室的上半部。

  这时候苏晴自己都觉得很神奇,果然女人这种生物天生都是演员,自己刚才明明慌得要死,可真正面对镜头的那一瞬间,自己居然入戏了,心都平静下来了。

  刘玉婷此刻应该是在酒店当中,她在床上翻滚了一下,换了个姿势道:“行了行了,不想看你这张大脸,快点去我儿子的房间,我想看看我儿子了。

  ”“哎呦,你是不是控自己儿子啊。

  好家伙,这以后要是养出个妈宝来那还了得!”“养成什么样我都愿意,只要是我的种就行。

  ”“这么舍不得你儿子,你咋不整天把他拴在身上。

  ”苏晴东拉西扯,还从旁边拿了一根毛巾擦着头发,装作一副很自然的样子。

  她的表情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但心却提到了嗓子眼。

  这种感觉很紧张,也很刺激,更要命的是她能感觉的出来,此刻的小伟的确很听话,老老实实的藏在她的身后,而且还是把身子蹲下的。

  之所以没有回头就能确定这一切,是因为苏晴能清晰的感觉到,小伟呼吸时候喷出来的热气,全都喷到了她的身上,感觉特别明显。

  “你咋知道我心里面是怎么想的,我跟你说啊苏晴,有时候我就真想把我儿子拴在身边,随时随地能看到那才好呢。

  ”“哇,你这个人现在的思想已经这么变态了吗?”“去去去,你没有当妈妈,你自然不清楚母亲的那种感觉了,跟你说了也是白搭。

  ”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7844.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4453.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5806.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2567.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4099.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3222.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4327.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44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