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強姦 媽媽,新手必看

  小表妹为了手机给我干 黄文军日儿媳妇第三章 瓜棚好事  城关镇是一个老县城,住着许多的人。

  其中孙道士就是其中一名身怀法术之人,他的名声很好,一般的人家里死了某某,都会请他去做一场法事,超度亡魂。

  相信他的法术的人,自然喜欢他,不相信他的法术的人自然十分的讨厌他。

  西门生产大队队长刘福就是很讨厌他的人,在他的眼里孙道士不过是一个骗吃骗喝的假道士,背地里总会说三道四的,不敢明说。

    某日,刘福在自留地里干活,那一茬茬韭菜水汪汪的透露着喜气儿,割下来炒着吃都是非常不错的味道,外加一个荷包蛋就更美味了.当然如果拿出去卖也可以卖个一分钱一斤的,刘福心里美滋滋的,拿着锄头挥动着汗珠子,不知道劳累。

    此刻,孙道士打这条小路经过朝着下湾的方向而去,顺便和刘福打了一个招呼,下班了,太阳都要下山了,真是一个劳动模范。

  刘福欠了欠身子停顿下来,对着孙道士微笑起来,抛出几句话来,你这个道士又是去那家骗吃骗喝吧!瞧你那样,就知道行骗,我就不信你这玩意儿,人死了就死了还要什么超度呢?人死了煮了吃都可以,扔进臭水沟里都可以安息。

  你这嘴巴里胡乱编织的东西实在是不可以信的。

    孙道士被刘福的话差点噎住了,怎么说话可以如此损人呢?你刘福有意见可以背地里说,但也不至于如此吧!孙道士毕竟是一个见过世面的人怎么会对大队长红脸真吵呢!他马上笑了笑,将话抛回,呵呵…..我去骗吃骗喝,要不了多久就回来,队长啊!倒是你要抓紧时间干啊!我去去就会,你不会等我回来,你的那几把灰还没有散完吧?  废话!这几把灰还要不了十分钟就可以搞定,倒是你孙道士要做到半夜回家呢!刘福讥笑着。

    那好吧!等着吧,你就等着吧!孙道士右手手指伸开放在嘴边呵了一口气,朝着刘福的方向一送,做吧,慢慢地做。

    孙道士走了,他赶着去做法事,留下刘福在自留地里干活。

  刘福轻快地将手边的几把灰撒好了,准备上岸回家去。

  抬头朝着西边的夕阳望去,还早的很,夕阳还没有下山呢!这个孙道士尽是吹牛,说什么要我在这里等着他回来,你做梦去吧!   刘福回家发觉手里特别的脏,一定得洗洗,那柴木灰裹挟的是粪便时而从手指里发出臭烘烘的味道,用这样的手去端碗吃饭,多少有点儿味道,还是洗洗吧!刘福来到水沟里蹲下洗手,水清澈见底,有一片片叶子竖立在水底好不奇妙。

  一边洗手,一边观赏那些树叶,发觉这些树叶都是活的,并不是真的树叶。

  它们还可以缓缓的游动呢!有脑袋,有尾巴,还有鱼鳞……  哇!我的乖乖,这些树叶不是鲫鱼么?静静地摆动着诱人的尾巴的鱼,不是一条,而是数以百计条,从目光里闪现都是这么肥的鲫鱼,怎么不馋人?刘福赶紧挽起裤脚,窜进水沟里双手如螃蟹的抓子伸开,去抓鱼。

  那些鱼呆头呆脑地任由刘福去捉,不一会儿这些鱼都一一落入了他的手里。

  捉了满满的一大勺子,足足有三斤重。

  他乐得喜笑颜开,准备拿回家煎着下酒。

  当他的脚一离开水沟,眼睛又直了,沟里依然有密集排布的鲫鱼,从水沟的这边一直延伸到了水沟的那头。

  邪门了,那鱼一动不动地竖立在原处等待刘福去捉呢!刘福有点发傻了,今天是怎么了,哪里游过来这么多的鱼呢?转眼又一想;得了,还是捉吧!刘福将田埂上的一担大箩筐提过来,置放在水沟边,他重新跑进水沟里捉鱼。

  一条,两条,三条,四条……就这样源源不断地抛出许多的鲫鱼到箩筐里,箩筐里的鲫鱼都炸开了锅在噼里啪啦的摆动身子,卷起尾巴在挣扎着想要回到有水的地方去,在箩筐里太久会缺氧窒息的。

  刘福哪有空去搭理箩筐里的鲫鱼,他必须要抓紧时间去捉更多的鱼呢!他累得汗流浃背,全身没有一丝干纱,连短裤都湿透了,幸好是夏天,要不刘福非感冒不可。

    时间慢慢地流逝,夕阳早已滚进了大山里做梦去了,夜空里有皎洁的月亮在值班呢!她深情地注视着大地,也好奇的望着忙得不亦乐乎的刘福。

  刘福的箩筐里装得满满当当的鲫鱼,才眷恋不舍地上岸来!也罢,今天就忙到此刻为止,我要回家去了,他根本不知道此时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多了,想想那个孙道士也做完了法事回家去了。

  他也高兴地肩挑着担朝着家回家,嘴里一边唱着,你挑着担,我牵着马,我是一个快乐的大龙虾…..   家里媳妇在家焦急地等着,看着刘福疲惫的回来了,有点责怪,你为何回来地这么晚?你被鬼抓去了吧!  放屁,我告诉你,今儿个我高兴,我捉了满满一担鱼,你赶紧地去捞出十几条来,洗洗放在锅里煎了,我好下酒,叫闺女和儿子也出来解解馋。

  刘福很想一饱口福。

    我的玻璃店的隔壁是家做铝合金门窗的店子。

  老板姓肖,五十上下年纪,矮矮的个子,逢人一打招呼便满脸堆笑,以致眼角和额头的皱纹挤逼得愈发深刻而显眼。

    老肖自诩人生两大最爱,一曰,买码(地下六合彩),二曰,嫖妓。

  他常常不请自来我的店里,从来不管我是忙碌还是悠闲,一开口就是津津乐道于他的上述两大爰好的话题,他的畅谈永远都是以“娘卖x的”开头,先是关于他昨晚买码的情况,买中了码,比如中了一个特码什么的,赢了几百上千不等。

  不过大多情况下,以未中码输钱为主。

  这时,他便要抱怨,便要奥恼:娘卖?给!应该是出龙的,码报上的诗明明讲的是出龙码的,怎么偏偏又出了蛇!娘卖╳给!码报也骗人!&hellip(两个洞一起插哦!好刺激);…  我昨天晚上又去那巷子了,老肖话题突然一转,转到他的人生第二大爰好上来了。

  因为新话题豪无过度的转换得太快,我常常被弄得一楞一楞的半天回不过神来。

  嗯个婆娘不错,三十多岁,肉多屁股大,尤其是那对大奶子在我下面晃荡晃荡的,蛮有劲,净是个味道。

  我吭嗞吭嗞搞了好久,……(此处省略百余字),他x的,价钱也划算!只要五十元。

  老肖伸出五指在我面前晃了晃。

  怎么样,我带你去玩玩?什么?不会的,很卫生很安全,每次事后都用消毒液洗哩!……还怕,怕什么呢?要不你带套得了,不过,我从不带的,带上就没感觉了,得病?得个卵!我卵事都没有,都玩了十多年了。

  ……我能看得出(鸡婆)有没有病啊,所以,我不怕,……  老肖说得口水泡沫星子满天遍地横飞,脸上容光焕发,眼晴晶亮,连手脚也似乎要舞蹈起来。

  老肖经常挂在嘴边的名言,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男人嘛,上面嘴巴要呷饱呷好,下面老二也不要亏待哦!  禁不住老肖在我面前聒噪过无数次,不知是出手猎奇还是男人的本能使然,是夜,我终于决定和老肖去那老巷去“看看”。

    这是镇上东边的一条老巷,巷子的两边皆是百余年历史的一栋紧挨一栋的老旧木屋,青石板铺就的巷道,巷道不宽,仅二三米之距,行走其间,阴凉略带霉腐的气息迎面袭来,行人也稀疏,没有车辆和人群的喧嚣吵闹,踩在古老的石板上,发出清脆响亮的咚咚声,显得寂静而安祥,置身其中,我感觉仿佛穿越到了古代,有一种异样的兴奋和喜悦。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7172.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2817.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7550.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597.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7319.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76.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4540.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70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