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自慰 視訊,新手必看

老马“嗯”了声,双手摸索着往前走。

  张淑芬自己赶紧转身向厨房跑去,她也要洗一下脸冷静冷静,现在身上还热的发烫,待会被闺蜜王丽发现什么异常有的自己好受!老马走出门,脱离了危险之后心思也活络起来了。

  张淑芬这里属于比较高档的小区,这个单元只有两户,没什么人,就算有人他也能及时走掉。

  想到这,老马没把门关死,留了一条细缝,摘掉墨镜往里面看,说不定自己一会还有什么机会呢。

  偷瞄了一会,张淑芬的闺蜜从厕所走了出来,额头前发丝还有些湿。

  老马看的很清楚,对方上身穿着露着肚脐的粉色背心,下面紧身的牛仔短裤,一双高跟凉鞋,看上去风骚的紧!视线往上移,那女的有着一对勾魂的桃花眼,眼角下还有颗泪痣,鼻子很立体,嘴唇上薄下厚,一看就是那种精力旺盛的少妇!老马看的热血上头,不愧是张淑芬闺蜜,与其各有千秋。

  张淑芬自己已经看的差不多了,不知道这个女人那里会是什么风景……张淑芬也刚从厨房洗脸出来,看到她想进卧室,那女的手臂一撑墙壁不让张淑芬过去。

  张淑芬背对着大门,老马只听见她娇叱了声:“王丽,你又要干嘛!让开!”“嘻嘻,”名叫王丽的女子双手抱胸,脸上暧昧的笑,“干嘛?你说干嘛!”趁其不注意,她就动手掀张淑芬的睡裙。

  张淑芬措不及防,两人虽然平常也闹腾,但今天不一样啊,自己里面现在可什么都没穿!伸手压住睡裙裙摆,张淑芬恼羞成怒,不甘示弱的也朝着王丽胸上抓,把对方挤到了墙壁上!“不是吧?”王丽愣了下,胸上的感觉都不顾了,诧异道:“你刚刚…还真在屋里自己玩啊?还不穿内裤!”张淑芬羞红了脸,使劲在王丽的浑圆上拍了一下,嗔道:“你以为我像你,我刚刚上厕所了不行啊!”两女现在都是侧身对着大门,外面老马眼睛都直了!王丽的胸比张淑芬还大了一圈,被拍了下不乐意了,上下晃动像是在反抗着什么!“咦~,你觉得我信吗,咱俩什么关系,你想要给我说一声不就行了!”王丽不屑撇嘴,说着伸手扯下肩带,踮脚凑到张淑芬面前,“看我,你想要我就给你,来来来!”“这也太奔放了吧!”老马震惊,王丽的表现简直颠覆了他的三观,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这么骚!老马手上毫不停歇,看着那柔软的地方,王丽的手还在挤压着,惹得老马的动作越来越快!(极品少妇的诱惑)张淑芬哭笑不得,王丽的样子让她受不了,每次自己都会被她撩拨的不要不要的,手指在对方身体上使劲一掐,“让你浪!”“啊!”王丽一声惊呼,随后就又欺身压了过去,嘴里喊道:“好啊,没想到你会这样!是不是你老公很久没满足你了,那让姐来!”手还在张淑芬的屁股上用力揉捏。

  发现半晌没有动静,王丽抬头看到张淑芬有些黯然的神色,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也没继续下去,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对不起啊,我…我不是有意提的!”张淑芬强颜欢笑,“没事,反正我也不在意……”“那就好”王丽眼神动了动,试探道:“我最近在酒吧发现几个不错的男人,长得好,身体也好!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试试!”“呸!”张淑芬啐了一口,不去想那些糟心事,推了王丽一把:“怎么?你舒服了现在拉着我趟浑水?我才不去!”“诶呀,去嘛,去嘛!”王丽拉着张淑芬的胳膊,诱惑道:“你不知道他们有多厉害!今天咱俩一起去,我让你也享受享受!”“不去,不去!都跟你那个过了我才不想要,我!嫌!脏!”张淑芬继续挖苦王丽,嘿嘿笑着,甩开胳膊就进了卧室。

  王丽不乐意了,甩掉鞋子,牛仔短裤与内裤一起拉掉,“你个老女人,今天不让你知道我的厉害我就不姓王!”说完,她光着身体就追了进去,把门一关,声音被隔绝了,衣服在走廊里散落的到处都是!老王在门外大饱眼福,嘴里口水都快吞干了,真想把王丽这娘们给拿下!到时还浪不浪的起来!叹了口气,心里想着卧室那更劲爆的场面,老马又不敢去偷看,如果被发现,自己怎么解释都是个问题!正要关上门,老马眼角瞥见地上王丽的衣服,歪心思又起来了,轻声打开门,慢慢挪到卧室旁边。

  里面女人的尖叫声隐隐传来,让老马心跳加速!快速捡起地上那粉红的三角诱惑。

  老马颤颤巍巍的凑到鼻下深吸了口气,女性那里的气息让老马有种别样的快感。

  幻想着鼻下就是王丽的那里,老马缴械了!身子一阵轻颤,老马身心通畅,把手中的小裤裤放在原位,下定决心一定要得到王丽和张淑芬。

  轻轻带上门,离开了。

  没多久,他老板就来接他了。

  坐到车里,老马下面难受,老板与他说话也只是应付,只听到晚上聚餐,表妹什么的,也没去在意。

  回到店里,老马坐到大厅的沙发上,带着墨镜看着顾客和服务员穿梭,心里也平静了下来,不去想在张淑芬家的旖旎,起身摸索着去洗澡。

  他每天其实过得还不错,有活了就干活,没活就在沙发上发呆,日子过得挺滋润。

  老马洗完澡,坐在沙发上舒服的眯起眼睛,打起了盹。

  “师傅,喝不喝水啊?”一声清脆婉转的女声在老马耳边回荡。

  

 他家门开着,门槛还站着个人,正四处张望。

  三斤仔细一看,是晓东媳妇!“这女人,大晚上的站门口干嘛?蚊子这么多,难道大姨妈几个月还没来,嫌血多了,找点蚊子放放血?”  离的近了,晓东媳妇也看到了陈三斤,扭头向屋里看了看,似乎是在看晓东有没有发现他,冲着陈三斤指了指自家后窗户,然后进屋关门。

  这下陈三斤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感情这女人对这事还真带劲了,站门口等着自己来看她被他男人睡……  陈三斤稍微转了会,确定没人注意到自己,就迫不及待的奔着晓东家屋后走去。

  脚步很轻,心跳很快,只能听到虫叫声和自己的心跳声。

  刺激!竟然让自己遇到了这种事,有人的媳妇邀请自己去看自家男人睡她!这种事想想就让人血脉喷张!屋里晓东媳妇正和晓东搂抱在一起,晓东的手正在她身上游走着,很快就扯开了她的衣襟,那高耸的柔软顿时跳了出来!趴在窗下偷偷看着这一切的陈三斤,猛地瞪大了双眼,只感觉小腹冒起了一团火。

  那高耸的柔软,在晓东那双大手下,不断变幻着各种令人遐想的形状。

  正当陈三斤无比眼热的时候,晓东直接一把扯下她的裤头,露出了两条雪白的大腿,将她按在床边,火急火燎地站在她屁股后面,双手扶住了她的柳腰……  “媳妇,不行啊!!咋就硬不起来了呢?”可正当陈三斤看得正带劲的时候,晓东突然耷拉着个脑袋说了声。

    “胡说,咋就硬不起来,我看你下午不是跟铁棒似的的嘛!我来看看!”  陈三斤挺替晓东悲哀的,这做男人做到这份上,够失败的。

  此时的陈三斤很想助人为乐一番,但晓东不会同意。

    晓东夫妇两折腾研究了半天也没啥进展。

  陈三斤感觉很无聊,本还以为能爽一把,看来是没戏了,正准备抬脚走人呢。

  屋里传来晓东媳妇的声音。

    “晓东,你等一下!”然后就听见脚步声。

    “来,晓东,把这套上!”晓东媳妇的声音。

    “这……你这干啥呢?拿套-套干嘛啊?都老夫老妻的了还用的着这嘛?拿就拿呗,还拿个用过的!”  “啥用过的,是我刚刚给扯开的。

  你带上,试试看行不!”  在晓东媳妇的强烈要求下,晓东还是带上了那个疑似用过的套-套。

    “我说媳妇,你这啥牌子的?咋戴上去感觉火辣辣的?嗨……你别说,我这二弟还真起来了!”晓东显得很是兴奋。

    “行了,快点,别让老娘等急了。

  ”晓东媳妇的声音显得急不可耐。

    “哈哈哈……媳妇,看我晓东今天晚上大发神威,非弄死你不可!”  两人哼哼呀呀,弄的没完没了。

  听的窗户外的陈三斤心神摇曳。

  壮着胆子抬起头,贴在窗户旁边朝里面瞅去。

    “嗨,这晓东还真搞起来了。

  这都十几分钟了,也没变软蛋啊!难道村里人真的是谣传?不管了,妈的,这晓东媳妇真白,那那里跟何绣花差不多。

  ”看着看着陈三斤手就不由自主的拆进了裤裆里。

    “哎呀,媳妇,不行了!我这怎么感觉这么辣啊?而且还疼!不对劲啊!”晓东最终还是没设出来,表情有点痛苦,爬了下来,翻弄着下面,一阵龇牙咧嘴。

    可那晓东媳妇明显还未满足,自个伸出手来不断的扣弄着。

  而且还把脸冲着窗户,看着三斤的方向,口中呢喃,“来,来……快点!”  三斤只感觉脑门发热,一股热流直冲头顶“这晓东媳妇让我来看晓东日她,绝对是要勾引我!”  但随后的一件事,立刻就让陈三斤同志如同坠入了冰窟窿里面。

  差点没吓死过去。

    就在三斤看着晓东媳妇的身体,专注的搓弄着自己的时候,窗户的另一边飘出一道身影。

    头发很长,遮着个半边脸,一身白衣,没有一点声音,是个女人!  陈三斤一屁股跌倒地上,吓得魂飞魄散。

  天黑看不清对方的脸。

  但陈三斤也不敢说话,也不知道是人是鬼!陈三斤感觉浑身冰冷,四肢使不上丁点的力气。

    那人影动了!从窗户边上悄悄的露出半个脑袋,向屋里张望着。

  屋里的灯光设出来,打在那张脸上。

    陈三斤一看,好玄没气死。

  但随之心又沉了下去。

  透过灯光,陈三斤看清了那张脸,那张脸很漂亮。

  陈三斤看了都忍不住想上去啃两口。

    是人不是鬼!那这人是谁?正是陈三斤刚刚遇到的陆彩凤!  屋里晓东鬼叫着,一个劲说下面疼的不行,又辣又疼!  陈三斤不敢说话,呆呆的看着陆彩凤。

  陆彩凤只是看了几眼,就把目光挪了出来,愤怒的看着陈三斤。

  然后两人悄悄的离去。

  回到三(是男人就把她搞大)斤家鱼塘的小屋子!  “陈三斤,你大晚上的跑人家窗户口偷看人家和媳妇,你还说没去干坏事!”陆彩凤像审问犯人一样。

    “我……那个……”三斤支吾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心中大喊冤枉,这都哪门子事,不是自己想去看啊,是人家媳妇邀请咱去看的。

  这不犯法吧?但这事说给陆彩凤听,陆彩凤能相信嘛。

  三斤是有苦说不出。

    “看你就不像个好东西!我最恨的就是你们这些流-氓!”陆彩凤看三斤不说话,跟着逼近。

   三斤很憋屈,心情自然也就不好了,小声嘀咕着,“你恨啥流氓?流氓又没把你上了!”  陆彩凤一听,凤目怒视,大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味道,“陈三斤啊陈三斤,你,你不可救药了你!原本听村里人说你不是个好东西,我还真以为是别人毁你名声。

  可现在让我逮着了个正着,你还解释什么?”  三斤想死的心都有了,“小凤,我要是说我去偷看人家上媳妇是有原因的,你信不?”  “呵呵,偷看还有原因?除了你心里那点流-氓思想在作祟,还能有什么原因,我给你机会说,看你能跟我瞎掰个什么出来。

  你要是不能说清楚,我就把这事告诉我爸,把你送局子去。

  ”  “别别别……小凤,你千万别说。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无奈之下,三斤只能将中午遇见晓东媳妇的事通通的说了出来,然后某些细节该添加的添加,该删除的删除。

    陆彩凤听的目瞪口呆,傻眼了!  “三斤,你……你不是在诓我吧!你说的是真的!”  陈三斤一看陆彩凤不信,当时就急了,一把抓着陆彩凤的手,“小凤,我说可都是千正万确啊。

  真的是晓东媳妇那搔女人让我来的,我要是说了半句假话,让我阳-痿。

  ”  陆彩凤一时半会头脑没转过来弯,这都哪门子事!  “陈三斤,这事到现在都是你一个人在说,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没有!”陈三斤下意识的摇摇头。

  能有什么证据,现在把晓东那媳妇给掐过来,然后让她把事情给说清楚,可能吗?换了谁都不会承认。

  那不是搁自己脸上写上“”两个字嘛!  “那你有什么办法证明你自己的话是真的?”陆彩凤接着问道。

    陈三斤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

    “哼……陈三斤,我看你就是一银贼,所有的事都是你胡乱编出来的。

  哪有这么荒唐的事。

  证据你没有,让你想办法证明自己青白,你也做不到,你就是在狡辩。

  ”陆彩凤虽然口中这么说着,但是明显的语气要柔和多了。

    陈三斤其实挺郁闷的,自己就是偷窥了又如何,又不是偷人,更不是偷她陆彩凤,这陆彩凤还非得跟自己较劲。

    陆彩凤忽然瞄了陈三斤一眼,出声道,“其实也有办法证明你说的事是真的,虽然只能证明一部分。

  ”  陈三斤眼睛一亮,急忙道,“啥办法啊?只要你相信我就好,不要把这事告村长说就行。

  ”  陆彩凤忽然变的扭捏起来,很是害羞的模样,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这下陈三斤更急了,好不容易有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这死妮子还支支吾吾不肯说,可把自己急坏了。

  “啥办法,小凤你倒是说啊!”“你,你不是说,说你的大嘛?如果你能证明你的大,说明你就没在胡扯!”说完这话,陆彩凤的头直接垂到了胸口。

    陈三斤眨巴眨巴眼睛,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他怀疑自己听错了!  陆彩凤这是啥意思?难不成也是欠-好的货?我靠,这么水灵的白菜,又是个大学生,没准还是处呢,还等个啥?  呼啦一下,陈三斤直接连裤衩一下子全给脱了,“小凤,这就是我的清白!”  “啊……流-氓!”陆彩凤羞的满脸通红,双手捂住了脸。

  但好奇心使然之下,还是从指缝间偷偷看了几眼,越看就越想看。

  “妈呀,这是驴吊吧?”  陆彩凤的一声尖叫,吓的陈三斤赶紧将裤子提了起来。

    “我说你这丫头瞎叫唤个啥啊,刚不是你要我证明给你看到嘛?看了你又喊我流-氓!”陈三斤很不爽,有种被人给玩了的感觉。

    “你个死流-氓,我又没说我要看,我让别人替我看不就行了嘛?”陆彩凤见陈三斤提起了裤子,挪开了捂着脸的手,满脸通红,看的陈三斤心猿意马。

    陈三斤想想陆彩凤说的也是。

  她不看,让别人看不就得了。

  怪自己太心急于澄清自己,外加点银秽思想作祟,反而做的有点鲁莽了!  “我要回去了!陈三斤,这事我不说出去!我暂时算是相信你的话了!我先走了。

  ”  陈三斤看着陆彩凤远去的身影,心中暗爽,“相信我的话?相信我的鸟还差不多吧?”  “这陆彩凤不是都回家了嘛?怎么后来又跑回来了?估计还是不相信我,跟踪了我,奶奶个球滴!” 陈三斤四叉八拉的躺在床上,精彩的一天啊!嘴角挂着笑容,三斤沉沉的睡去了。

    东方破晓,新的一天来临!三斤撑了下懒腰,习惯性的将手向裤裆摸去。

  这一摸,可把三斤的魂都给摸掉了。

  他陈三斤“年芳”二十六,守身如玉,至今处男,每日早晨起来惯例的一柱擎天,可是今天,手一搭上去,软不拉叽,抖着跟面条似的!  “咋啦?咋就不行了呢?”三斤急的满头大汗,这玩意要是不行了,那这辈子可就真玩了,老婆可以没有,但绝对不能不行啊!三斤急的都要哭了。

    一开始以为只是没有例行每天早晨的一搏,可是现在扒拉了老长时间也没见有啥动静。

  “怎么办?怎么办?”三斤彻底没了招,啥办法都想过了,就是不能让它站起来。

  想想以往的雄风,三斤心里就凉透了。

    “哎,这下子省心了,媳妇不用娶了!”三斤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床头,一坐就是一上午,心里空荡荡的。

    “三斤,回家吃饭啦!都中午了咋还不回家?”张爱青的声音。

    “哦,知道了!”陈三斤有气无力的应道,可是半天没动弹。

    张爱青觉得奇怪,“唉?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每天来喊吃饭的时候,奔的跟兔子似的,一溜烟就跑到家了。

  今天怎么半天都不见个动静?听声音也不对劲。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张爱青推开门一看,陈三斤正坐在床头上,眼里有着迷雾,整个人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没半点精神头。

    “我说三斤,你这是咋啦?”  陈三斤头也不抬,“没事!”  “没事你咋不回家?快,回家吃饭。

  你爸今天特地去乡里打了几斤排骨,给你煲了锅汤。

  老家伙懒得上心一会,走,跟妈回家吃饭去!”  陈三斤感到很意外,没想到陈诗文会亲自给自己煲汤。

  但现在三斤关心的不是这事。

  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下面呢!心中暗叹,“二弟啊,你可不能有事啊?老子还是处男呢。

  你不能让老子把这处男的名头背进棺材哦!”  一路上,没精打采,走路都感觉脚底发飘。

    还没进家,三斤就闻到了一股子香味飘了出来。

  陈诗文正在锅灶上忙的不亦说乎呢!陈诗文一看陈三斤回来了,笑眯眯的道,“来,吃饭吧,看看我给你煲的汤怎么样!”  三斤一愣神,半会没反应过来。

  两人昨天还吵的跟杀父仇人似的,这陈诗文怎么说变就变了?不像他的性格啊?而且陈诗文很少对三斤说“我”这个字,一般都是以老子自居。

    陈诗文的诡异变化冲淡了三斤心中的忧伤,分散了他的注意力。

    “三斤,多吃点!咋不动筷子啊?我陈诗文虽然其他的不行,但是这厨艺可是一流的啊!”  三斤莫名其妙的看着陈诗文,心中迷糊着呢。

  心中暗道,“这老头子今天是怎么了?竟然自称“陈诗文”?从来没有的事!难道昨天他跟我说的话都是真的?真的决定改过自新了?”  三斤从未正面喊过这个父亲一声爸爸,都是以陈诗文相称,可真当陈诗文在他面前以陈诗文三个字自称的时候,三斤的心如同被人狠狠的给绞了一下,这种感觉很苦,很酸!  拿起筷子,夹了块排骨塞进嘴里。

  陈诗文的巨大变化暂时性的让三斤忘记了二弟带给自己的痛苦。

    陈诗文看了三斤半天,眼神闪躲,想说什么,但又害怕说错了什么,最终还是没憋住,小心翼翼的问道,“三斤,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语气很急切。

    三斤看着陈诗文,没说话。

  他从陈诗文中看到了一种叫做关心的东西。

    “三斤?三斤?你倒是说话啊?”陈诗文眨巴着眼睛看着三斤,三斤越是不说话,陈诗文心中就越是担心。

    “爸,我很开心!这是我第一次尝到被父亲关心的滋味!”陈三斤淡淡的说道。

    陈诗文抿了抿嘴,心里肯定也很难受。

  孩子的一句话,让他感觉到了自己这个父亲做的不称职。

  “是啊,这么多年了,我除了吃喝玩乐,给了孩子什么呢?给了家里什么呢?一个男人做到这个份上,还能算个男人嘛!”陈诗文低下了头,他没有资格抬着头对着母子两说话。

  陈诗文看着地面,回想着过往的种种,他悔恨,深深陷入了愧疚之中。

    一张温热的大手拍了拍陈诗文的肩膀,一碗喷香的排骨汤放在了陈诗文的面前。

  “三斤,你放心,从今天开始,我一定多赚钱,给你风风光光的娶个大胖媳妇回来。

  ”陈三斤很欣慰,家里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温情的感觉了。

  “三斤,快吃饭,吃完了,咱父子两出去走走,散散步!”多年的隔阂一朝打破,陈诗文心中舒畅,他又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爱青,你也快过来吃!”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2923.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4842.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7173.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6107.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7635.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5560.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5964.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27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