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舔 鮑,新手必看

“真的是你。

  ”白薇脸色有些复杂,莫名苦笑了一声,说:“当时我吓坏了,没看清你长什么样子,事后也因为某些缘故,所以没能当面感谢你,所以……你特地来找我?”“找你?”我失声冷笑,“你想多了,我只是来这上班而已,没想到老天有眼,竟然让我碰上你。

  ”白薇似乎松了一口气:“既然是巧合,那……我应该认真地向你说声谢谢,感谢你当初救了我。

  ”“呵呵,你觉得一句感谢就够了?”白薇从办公椅上起身,从价值不菲的名牌包里取出一张银行卡,递到我跟前:“这张卡里有一百万,算是我给你的补偿。

  ”“补偿?”我感觉一股热血直冲脑门。

  白薇以为我嫌少了,脸色变得冷淡起来,又拿出一张银行卡,“这张卡里有四百万,一共五百万,感谢你那天救我。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别跟老子提钱,有钱了不起吗,老子白坐了三年牢,你特么拿怎么补!”“你别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害你坐牢了?”白薇显得很愤怒,同时又被我的话吓到。

  “呵呵,白总您当然不记得。

  ”我怒极反笑:“在我把那死胖子打伤以后,您死活不肯出面给我作证,害我坐了三年牢!”白薇神色一滞,嘴里喃喃着,“不可能,我还让家里人去找你,他们说你拿钱就走了……”白薇的话彻底燃爆了我的怒火,“钱钱钱,你特么是从钱缝里生出来的吗?”我用力扯开衬衫,露出了在监狱里练就的一身肌肉。

  “你要干什么?”白薇一惊,不由自主地往后退。

  我缓缓走近她,指着胸口那几块醒目的伤疤,一字一顿地说:“看到了吗,这些伤疤是我刚进号子的时候,里面的牢头用烟头在我身上烫出来的!”白薇怔怔看着我胸口,以及上身数十道狰狞的疤痕,脸上流露出动容之色。

  紧接着,白薇走到一边,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在跟她的家人求证我坐牢的事,不一会儿竟然争吵起来,措辞激烈,显得很愤怒。

  挂了电话,白薇犹豫了一会儿,最终抬起头,咬着嘴唇说:“对不起,当时我家人骗我说你没事,没想到害你坐牢……”说着,她竟然向我弯下那条纤细的腰肢,语气诚恳道:“对你这三年造成的一切损失,还有身体……精神上的损害,我都愿意补偿!”“补偿,怎么补?”我冷笑不已。

  这一次白薇没有直接说钱,“你可以提,只要我能办到的,都可以。

  ”我没有说话,而是冷笑着靠近她,两手抵在墙上把她夹在中间,近在咫尺看着她那张漂亮得有些过分的脸蛋。

  “你,你想干嘛,你不要乱来……”白薇紧张地小口喘气,呵出女人独有的芬芳幽香的气息扑在我脸上。

  不得不说,白薇是我见过所有女人里,长得最漂亮,身材又火爆的。

  这一刻,我突然有了某种报复冲动,想要在她这副近乎完美的身体上疯狂发泄,在她痛苦愤恨的迷离目光中,释放我积郁三年的憋屈。

  “你是说只要你能办到的,都可以吗?”我冷笑着。

  白薇一愣,下意识点点头。

  “那好,你自己趴墙上半小时,这事儿就算结了!”“你要做什么?”白薇一愣,俏脸突然发红。

  “白总您这是明知故问么。

  ”我呵呵一笑:“当然是跟您进行某种神圣而古老的运动,相信我,你会爱上这种运动的。

  ”白薇的脸色一阵红白交替,眼神犀利得几乎能杀人,带着我很讨厌的鄙夷和冷漠。

  “痴心妄想!”我笑了笑,“不(美女半夜情欲高涨,夹逼自慰)是白总您自己说的都可以吗,我不要钱,就只能委屈您趴半小时白墙了。

  ”白薇冷哼了声,我突然将膝盖顶进她的腿间,吓得白薇身体一颤,张嘴就要喊救命。

  就在这一瞬间,我低头吻住白薇的唇,在对方近乎杀人的目光下,贪婪地攫取这女人的甜美和芬芳。

  吻罢我松开抵在墙上的手,退了几步,扣上衬衫,看着仿佛劫后余生,胸口仍剧烈起伏的白薇。

  “既然白总您不舍得趴白墙,我总能先收个利息,亲个嘴吧。

  ”“你……”白薇愤怒,俏脸红得跟染布一样。

  “滚出去!”她忽然一指门口,用冰冷且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你被解雇了,你这种流氓不配进我们公司。

  ”我淡淡一笑,“白总,我跟您的帐还没算完呢,您现在无权解雇我。

  ”临走前,我还嗤笑她,“白总您的吻技真不咋的,亲得我嘴都疼!”身后传来白薇的怒吼声,我拉开办公室门大步走了出去。

  我走到楼梯间,拿出香烟点燃,一边抽,一边思考后面怎么办。

  白薇算是被我得罪死了,可我不在乎,这女人为了自己的脸面,害我白坐三年牢,我没正面强了她已经仁至义尽了。

  可以预想到,白薇后面肯定会换着法儿地刁难我,在烟雾缭绕里,我忽然想到,如果现在向她狮子大开口拿钱走人,我或许可以开始新的生活。

  可在监狱里的三年狗屎生活,让我不想轻易放过这个女人。

  我摇头自嘲着,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变成了曾经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

  手机屏幕忽然亮起,来了条新信息,没想到是前女友发来的:秦川,我给你银行卡存了五万,你拿着好好照顾自己,我要结婚了。

  手机从掌心滑落,我捂着脸把头埋进膝盖里……良久,我骂了一句草泥马的爱情,起身朝白薇的办公室大步走去。

  我决心不走了,就留在这里天天恶心这女人!我来到白薇的办公室门口,稍微平息了心情敲门,听到里面传来“请进”的声音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白薇坐在沙发上正在休息,看到进门的是我,那张漂亮的脸蛋瞬间冷了下来:“你还进来干什么?”我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淡淡地说:“白总,我是来向你报到的,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助理了。

  ”白薇皱起眉头:“我不是说了吗,你被解雇了。

  ”“抱歉,我刚签了劳务合同,在没有严重违反纪律,没有损害公司利益的情况下,你不能随意解雇我。

  ”“我会让人事部单方面解除你的合同,并按规定给你一定经济补偿,你走吧。

  ”“如果白总非要做那么绝的话,也行,我会去找董事会,或者找几个记者,告诉他们,你三年前害我坐牢,如今又无故解雇我。

  ”“你……”白薇愤怒地从沙发上站起来。

  我依然很平静:“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白薇没说话,只冷冷盯着我。

  良久,她终于缓缓开口:“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只是想好好地工作挣钱。

  ”我平静地说道。

  “我可以给你钱,足够弥补你这三年的损失,但你要离开。

  ”白薇的语气也变得很平静。

  这次我没有气愤,反而顺着她的话笑道,“行啊,白总要是给我一百个亿,我保证立刻消失!”“一百个亿,你也未免太高看你自己了!”白薇讥讽地看着我。

  “怎么,白总您连一百个亿都不值吗?”我反唇相讥,“我敢说,要是您竞拍自己的初夜,肯定有人舍得掏钱。

  ”“你到底想怎么样?”白薇成功被我激怒,连呼吸声都变得粗重了。

  “要不,您还是陪我睡一晚好了。

  ”“你做梦!”白薇脸色铁青。

  “那就没得谈了,我先出去工作了。

  ”我淡淡笑了笑,然后转身往外走,一边接着说:“白总,我只想好好工作而已,别老想着赶我走,光脚不怕穿鞋的,我不介意跟你彻底撕破脸皮杠到底。

  ”说完,我拉开门走了出去。

  白薇的办公室外面有个助理办公台,原来的助理应该还不知道白薇要解雇我,正整理东西等着和我交接,然后就可以升迁去别的岗位了。

  我客气地和她打了招呼,开始交接,主要是些营销资料和白薇的工作行程安排。

  没多久,交接完了,原助理去跟白薇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白薇没留她,也没有找我。

  没过多久,一个人事主管找我去了一趟,劝我辞职。

  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人事主管苦劝几次无果之后,脸色变得很不好看,一言不发地盯着我看了很久,最终不耐烦地挥手让我离开,并没有直接单方面解除合同。

  显然,白薇不敢做的太绝。

  

  小表妹为了手机给我干 黄文军日儿媳妇第三章 瓜棚好事  城关镇是一个老县城,住着许多的人。

  其中孙道士就是其中一名身怀法术之人,他的名声很好,一般的人家里死了某某,都会请他去做一场法事,超度亡魂。

  相信他的法术的人,自然喜欢他,不相信他的法术的人自然十分的讨厌他。

  西门生产大队队长刘福就是很讨厌他的人,在他的眼里孙道士不过是一个骗吃骗喝的假道士,背地里总会说三道四的,不敢明说。

    某日,刘福在自留地里干活,那一茬茬韭菜水汪汪的透露着喜气儿,割下来炒着吃都是非常不错的味道,外加一个荷包蛋就更美味了.当然如果拿出去卖也可以卖个一分钱一斤的,刘福心里美滋滋的,拿着锄头挥动着汗珠子,不知道劳累。

    此刻,孙道士打这条小路经过朝着下湾的方向而去,顺便和刘福打了一个招呼,下班了,太阳都要下山了,真是一个劳动模范。

  刘福欠了欠身子停顿下来,对着孙道士微笑起来,抛出几句话来,你这个道士又是去那家骗吃骗喝吧!瞧你那样,就知道行骗,我就不信你这玩意儿,人死了就死了还要什么超度呢?人死了煮了吃都可以,扔进臭水沟里都可以安息。

  你这嘴巴里胡乱编织的东西实在是不可以信的。

    孙道士被刘福的话差点噎住了,怎么说话可以如此损人呢?你刘福有意见可以背地里说,但也不至于如此吧!孙道士毕竟是一个见过世面的人怎么会对大队长红脸真吵呢!他马上笑了笑,将话抛回,呵呵…..我去骗吃骗喝,要不了多久就回来,队长啊!倒是你要抓紧时间干啊!我去去就会,你不会等我回来,你的那几把灰还没有散完吧?  废话!这几把灰还要不了十分钟就可以搞定,倒是你孙道士要做到半夜回家呢!刘福讥笑着。

    那好吧!等着吧,你就等着吧!孙道士右手手指伸开放在嘴边呵了一口气,朝着刘福的方向一送,做吧,慢慢地做。

    孙道士走了,他赶着去做法事,留下刘福在自留地里干活。

  刘福轻快地将手边的几把灰撒好了,准备上岸回家去。

  抬头朝着西边的夕阳望去,还早的很,夕阳还没有下山呢!这个孙道士尽是吹牛,说什么要我在这里等着他回来,你做梦去吧!   刘福回家发觉手里特别的脏,一定得洗洗,那柴木灰裹挟的是粪便时而从手指里发出臭烘烘的味道,用这样的手去端碗吃饭,多少有点儿味道,还是洗洗吧!刘福来到水沟里蹲下洗手,水清澈见底,有一片片叶子竖立在水底好不奇妙。

  一边洗手,一边观赏那些树叶,发觉这些树叶都是活的,并不是真的树叶。

  它们还可以缓缓的游动呢!有脑袋,有尾巴,还有鱼鳞……  哇!我的乖乖,这些树叶不是鲫鱼么?静静地摆动着诱人的尾巴的鱼,不是一条,而是数以百计条,从目光里闪现都是这么肥的鲫鱼,怎么不馋人?刘福赶紧挽起裤脚,窜进水沟里双手如螃蟹的抓子伸开,去抓鱼。

  那些鱼呆头呆脑地任由刘福去捉,不一会儿这些鱼都一一落入了他的手里。

  捉了满满的一大勺子,足足有三斤重。

  他乐得喜笑颜开,准备拿回家煎着下酒。

  当他的脚一离开水沟,眼睛又直了,沟里依然有密集排布的鲫鱼,从水沟的这边一直延伸到了水沟的那头。

  邪门了,那鱼一动不动地竖立在原处等待刘福去捉呢!刘福有点发傻了,今天是怎么了,哪里游过来这么多的鱼呢?转眼又一想;得了,还是捉吧!刘福将田埂上的一担大箩筐提过来,置放在水沟边,他重新跑进水沟里捉鱼。

  一条,两条,三条,四条……就这样源源不断地抛出许多的鲫鱼到箩筐里,箩筐里的鲫鱼都炸开了锅在噼里啪啦的摆动身子,卷起尾巴在挣扎着想要回到有水的地方去,在箩筐里太久会缺氧窒息的。

  刘福哪有空去搭理箩筐里的鲫鱼,他必须要抓紧时间去捉更多的鱼呢!他累得汗流浃背,全身没有一丝干纱,连短裤都湿透了,幸好是夏天,要不刘福非感冒不可。

    时间慢慢地流逝,夕阳早已滚进了大山里做梦去了,夜空里有皎洁的月亮在值班呢!她深情地注视着大地,也好奇的望着忙得不亦乐乎的刘福。

  刘福的箩筐里装得满满当当的鲫鱼,才眷恋不舍地上岸来!也罢,今天就忙到此刻为止,我要回家去了,他根本不知道此时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多了,想想那个孙道士也做完了法事回家去了。

  他也高兴地肩挑着担朝着家回家,嘴里一边唱着,你挑着担,我牵着马,我是一个快乐的大龙虾…..   家里媳妇在家焦急地等着,看着刘福疲惫的回来了,有点责怪,你为何回来地这么晚?你被鬼抓去了吧!  放屁,我告诉你,今儿个我高兴,我捉了满满一担鱼,你赶紧地去捞出十几条来,洗洗放在锅里煎了,我好下酒,叫闺女和儿子也出来解解馋。

  刘福很想一饱口福。

    我的玻璃店的隔壁是家做铝合金门窗的店子。

  老板姓肖,五十上下年纪,矮矮的个子,逢人一打招呼便满脸堆笑,以致眼角和额头的皱纹挤逼得愈发深刻而显眼。

    老肖自诩人生两大最爱,一曰,买码(地下六合彩),二曰,嫖妓。

  他常常不请自来我的店里,从来不管我是忙碌还是悠闲,一开口就是津津乐道于他的上述两大爰好的话题,他的畅谈永远都是以“娘卖x的”开头,先是关于他昨晚买码的情况,买中了码,比如中了一个特码什么的,赢了几百上千不等。

  不过大多情况下,以未中码输钱为主。

  这时,他便要抱怨,便要奥恼:娘卖?给!应该是出龙的,码报上的诗明明讲的是出龙码的,怎么偏偏又出了蛇!娘卖╳给!码报也骗人!&hellip(两个洞一起插哦!好刺激);…  我昨天晚上又去那巷子了,老肖话题突然一转,转到他的人生第二大爰好上来了。

  因为新话题豪无过度的转换得太快,我常常被弄得一楞一楞的半天回不过神来。

  嗯个婆娘不错,三十多岁,肉多屁股大,尤其是那对大奶子在我下面晃荡晃荡的,蛮有劲,净是个味道。

  我吭嗞吭嗞搞了好久,……(此处省略百余字),他x的,价钱也划算!只要五十元。

  老肖伸出五指在我面前晃了晃。

  怎么样,我带你去玩玩?什么?不会的,很卫生很安全,每次事后都用消毒液洗哩!……还怕,怕什么呢?要不你带套得了,不过,我从不带的,带上就没感觉了,得病?得个卵!我卵事都没有,都玩了十多年了。

  ……我能看得出(鸡婆)有没有病啊,所以,我不怕,……  老肖说得口水泡沫星子满天遍地横飞,脸上容光焕发,眼晴晶亮,连手脚也似乎要舞蹈起来。

  老肖经常挂在嘴边的名言,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男人嘛,上面嘴巴要呷饱呷好,下面老二也不要亏待哦!  禁不住老肖在我面前聒噪过无数次,不知是出手猎奇还是男人的本能使然,是夜,我终于决定和老肖去那老巷去“看看”。

    这是镇上东边的一条老巷,巷子的两边皆是百余年历史的一栋紧挨一栋的老旧木屋,青石板铺就的巷道,巷道不宽,仅二三米之距,行走其间,阴凉略带霉腐的气息迎面袭来,行人也稀疏,没有车辆和人群的喧嚣吵闹,踩在古老的石板上,发出清脆响亮的咚咚声,显得寂静而安祥,置身其中,我感觉仿佛穿越到了古代,有一种异样的兴奋和喜悦。

  

“那行,那我就不回果园子了,在这里睡了一夜,给你做个伴。

  ”刘小北一听这么好的条件,立马点头答应了下来。

   “嗯,有你陪着我,我就放心了。

  ”张素素也是很开心,一边说着把学校的铁栅栏大门锁了,对着刘小北说道:“走吧,我们到办公室里去,吹吹电风扇,热得这一头汗。

  ”刘小北点头,和张素素去了办公室。

  到了办公室,刘小北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心中感叹着,这条件可是比自己那个果园小屋好太多了。

  屋子的灯又亮堂,房顶上挂着吊扇,这是张素素正在打开吊扇,随着扇叶子转起来,凉爽的风吹下来,让刘小北感觉凉爽爽的很舒服。

  “坐下吧,别客气。

  ”张素素对着刘小北说道,同时自己也在一旁的座位上坐了下来,吹着风扇的凉风。

  天气也确实太热了,张素素这一路上连惊带吓,更是热了一身汗,此时在风扇下面,一边扇着凉风,解.开了紧身汗衫上面的一个扣子。

  刘小北忍不住看了过去,张素素的皮肤很白,白花花的脖子露了出来,只不过可惜只开了一个口子,只能看到少许的一点点白肉,和一小点的乳沟,非常不过瘾。

  即便是这样,刘小北也只是瞟了一眼,就赶快挪开了目光,生怕被张素素看到。

  “小北弟弟,谢谢你送我回来。

  ”张素素一边凉快的,一边和刘小北说道,漂亮的一对大眼睛,上下打量着刘小北。

  “这都是应该的。

  ”刘小北被看的都有些害羞了,小声的说道。

  “咯咯咯……”张素素笑了,说道:“你看起来害羞了,你可是个男孩子,比我女孩子还害羞。

  ”“农村人嘛,没怎么见过世面。

  ”刘小北有些尴尬的解释,面对张素素火辣辣的目光他颇有压力。

  “你还小,等大一点了,到外面闯荡闯荡,胆子就大了。

  ”张素素说道,然后话锋一转,说道:“有点口渴,你也口渴了吧?我去拿两罐饮料过来,放在冰箱里的,可凉了,喝了又解渴又解热。

  ”“不用了,我不渴……”刘小北忙推辞,他不好意思喝人家的东西。

  然而张素素早动身了,出了办公室,也不知道去那个房间了,回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两瓶冰红茶。

  而且还换了一件衣服,是一件宽松一些的衣服,衣服的料子看起来像是纱做成的,半透明的样子。

  隔着衣服上次是里面穿的一件红色的奶.罩,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楚,让刘小北更加的好奇。

  “给,和一瓶(美女半夜情欲高涨,夹逼自慰)红茶吧。

  ”张素素一边把一瓶红茶递给刘小北,一边说道:“这个味道不错,挺甜的。

  ”她自己也打开了一瓶红茶,大口的喝了起来,看来确实口渴了。

  两个人又稍微闲聊了一会儿,张素素对着刘小北说道:“走吧,我带你到你睡觉的房间,我们也该休息了。

  ”刘小北点点头。

  张素素扭动的细腰,在前面带路,刘小北跟在身后,目不转睛的盯着张素素那又圆又翘的小屁股,牛仔裤的束缚下,让人很想上去摸一把。

  刘小北咕咚一声,偷偷咽了一口口水,还控制的声音特别小,生怕被前面的张素素听到了声音,发现他的异样。

  并没有走多远,张素素停了下来,指了指一个宿舍,说道:“你就睡这里吧。

  ”刘小北点头。

  “旁边这个是我的宿舍,有你在旁边给我做伴我就放心了,我有什么事我会喊你的。

  ”张素素又是指了指旁边一个宿舍说道。

  刘小北又是机械的点了点头。

  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好了,你再跟我来一下,我告诉你,洗澡的地方在哪里?由于学校的人并不多,所以只有一个洗澡间,并没有男女之分,我们两个要分开洗,我先洗完了,你再过来洗。

  ”张素素一边说着,这次流动的水蛇细腰,向洗澡间走去,刘小北忙跟在身后。

  洗澡间距离住宿的宿舍并不太远,也就二十几米,张素素指给了刘小北洗澡间的房间,就说道:“你先回宿舍里吧,等我洗好了回了房间,我会喊你一声,你再出来洗。

  ”“行。

  ”刘小北说了一声忙回了宿舍。

  进了宿舍的房间,刘小北打量了一下里面的环境,这可比自己的果园小屋好太多了。

  房间里有一张单人床,不过被褥什么都没有?刘小北蹙了一下眉,本来心里有些紧张,看到这种情况,顿时心里有些生气了。

  虽然说是夏天,没有被褥也冻不到他,但是再怎么说他留下来也是给张素素壮胆,但是给自己一个没有被褥的房间,这个有点侮辱人了。

  所以心里就有气。

  张素素是漂亮不假,但是如果瞧不起自己,自己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想着想着刘小北转身就想走。

  不过想了想,还是忍了下来,毕竟对方是一个妹子,自己是一个男人,要大气一些。

  晚上就这样睡吧,把衣服脱下来当枕头,凑合着也能睡。

  他一屁股坐在床上,摸出了大前门,郁闷的抽着,顺便把手中的一瓶红茶也喝了一个精光。

  一瓶红茶喝下去,凉快是凉快了,就是想尿尿。

  他出了宿舍,四下观望,在一个边角处,看到了厕所,就走了过去。

  由于这是后院的住宿区,只有一个简易的厕所,上边写着厕所两个字,但并没有分着男厕和女厕。

  看起来也就是学校的老师临时用的厕所,不用上个厕所还要跑到学校的前院,去那个大厕所。

  刘小北一边走一边解裤子,走进厕所,掏东西就想尿,结果,他傻眼了……不只刘小北傻眼了,傻眼的还有张素素,此刻正蹲着尿尿呢,结果刘小北冷不丁就闯进来了。

  两个人都是呆愣愣的看着对方,张素素看的地方,正是刘小北的那根大家伙。

  她还没有过这方面的经验,最多就看过小电影,她是彻底被吓到了,莫名的就觉得自己下面一紧,而这种反应,让她莫名的有些兴奋。

  “咳咳咳……我,我不知道你在这里……”呆愣了好几秒钟,刘小北才反应过来,忙支支吾吾的撂下一句话,提上裤子,跑出了厕所,一溜烟的跑回了自己的宿舍。

  在床上坐了下来,心中还紧张的不行,像有一条小鹿在砰砰乱撞。

  刚刚他并没有看到张素素多少,毕竟张素素蹲在厕所呢,刘小北也就看到了她浑圆的小屁股,其他的什么都没看到,但是不管是看到没看到,毕竟人家正光着身子尿尿,这个就很尴尬了。

  他正在忐忑的想着,等张素素出来了,会不会来找他理论?他有些紧张的摸出了一支烟,点了后猛抽两口,能让自己心里平静点。

  不过,一支烟抽完,三四分钟过去了,张素素依旧没有过来找他后帐?他心里这才多多少少放松了一些,心想也许张素素也并不愿意多提这件事了,毕竟大家都不是故意的是一个误会。

  这样一想,他心里淡定多了。

  不过他心里刚淡定下来,这是听到了外面有脚步声走近……但是他又紧张,这里就张素素他们两个人,他用屁股想都知道,过来的人是张素素,看来还是自己想得太好了,人家一定是来找后账的。

  就在他心中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却听到张素素在外面说道:“好了,我不用厕所,你去吧,我要去洗澡了。

  ”“呃。

  ”刘小北下意识的答应一声,反应明白了张素素说的是什么意思,顿时高兴的不行,说道:“嗯,我知道了。

  ”“对了,还有个事。

  ”张素素又是说道:“在厕所里碰到的这件事,可不许对外人说哟,我是个女孩子,还要嫁人的。

  ”“我知道……我知道……”刘小北忙说道。

  这话他哪会出去说。

  “那行了,没事了,去洗澡了,我洗完你再洗。

  ”张素素又说了一声,脚步声走远了。

  刘小北彻底放心了,刚才的紧张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非常好的心情。

  大概过了20分钟,房间门被砰砰砰敲响,随后门被推开,张素素头发湿漉漉的站在门口,说道:“我洗好了,你去洗吧。

  ”张素素外面现在就穿着一件睡衣,睡衣很薄,朦朦胧胧能够看到里面的样子。

  刘小北虽然没特意看,但是这么近的距离,想不多看几眼都不行,透过单薄的睡衣,她朦朦胧胧的看到了,张素素里面穿着的一件紫色的奶.罩,两侧的两个肉球挤在一起,挤出了一道深深的乳.沟。

  看着他忍不住咕咚咽了一口口水,刚想再趁机看看下面,已经要下这一句话,转身扭动着特别细的细腰,出了房间。

  张小北只来得及,看到她睡衣里面的黑色的小丁字裤,简直是太可怜了,从后面能看到只有几根带子。

  两根带子勒在腰上,另外一根带子和腰部的带子相连,都陷进了张素素的小屁股里面,根本看不到了内库,只能看到张素素两个浑圆挺翘的小屁股。

  这样刘小北忍不住感叹,现在的女孩穿衣服怎么都这样?不过这样的小裤裤,真是好看呢,刘小北不得不这么承认,尤其是穿着张素素这样的女人身上。

  好半天他才反应过来,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失态了,还好张素素转身就走了,要不然在这里呆久了,自己肯定更出丑出大了。

  于是忙放下这些念头,去洗澡间。

  从房间里出来,隔壁张素素的房间房门已经轻轻的关上,刘小北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窗口,发现窗口的窗帘也拉上,想偷看一眼张素素都没有机会。

  莫名的他有些失落,不过马上也就收拾了一下心情,去洗澡。

  进了洗澡间的时候,刘小北有些拘谨,这里收拾得很干净,洗澡间有两个隔间,里面有一个柜子和一个沙发,看来是放衣服用的。

  自己在家里凌乱惯了,猛然来到这种环境,让他又有些不适应,又有些微微的自卑,这里的环境对于他这个从小子来说,就像见到了大世面。

  不过还好,这里并没有其他人,有效的深呼吸了几口,对着自己心里说的,没什么的,等以后自己挣的钱,也买个大房子,比着装修的还好。

  这么一想还真有效果,他觉得不再那么拘谨了。

  又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闻到的是飘在空中的香味。

  这个味道让刘小北莫名的有些触动,心想,难道这就是张素素香味?女人身上的香味?他贪婪的,连续的吸了好几口,闭上眼睛感觉这样子很享受,脑海中仿佛张素素正一丝不挂的站在他面前。

  好半天才从这种感觉中脱离出来,自嘲的笑了笑,心里和自己说,张素素和自己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别想那个美事了,注定自己这样的穷小子,弄不到张素素这么漂亮,来自城里的女人。

  收拾了一下心情,他坐在沙发上,慢慢的脱掉自己的衣服放在柜子上,这时才发现,洗澡间里只有一双女人穿的拖鞋。

  而他的脚太大了,根本就穿不进去,于是乎只好光着两片脚丫子,走进了里面。

  刚进去他顿时就是呼吸变得粗重……在洗澡间的晾衣架上,挂着一条丁字裤,就是三根带子,也就前面一点点是一个小布片。

  丁字裤是蓝色的,看在眼里香香这东西穿在女人身上,让人觉得血脉喷张。

  刘小北下意识看了一眼门口,发现自己把房间门锁好了,这才放心的,把那个小小的丁字裤拿在手中把玩着,而且还放在鼻子下面的闻了闻,嗅到了一种特别的味道……玩弄了好半天,他还把丁字裤又挂回了晾衣架上面,打开了喷头,开始洗澡,一边洗幻想着如果有一天,能弄到张素素这样的妹子那该多么幸福。

  他洗澡很快,身上也就是一天的汗渍,冲了一遍,完了打了一遍香皂,又冲了一遍就洗好了。

  拿起了旁边一个毛巾擦干,毛巾放倒脸上的时候,他闻到了淡淡的香味,特别好闻,心中想到,张素素身上一定很香,如果能够凑进了闻闻她身上的味道,那一定也很美妙。

  擦干身子,我洗澡间出来,习惯性的点了一支烟,向着给自己准备的宿舍走过去。

  推开门的时候,发现之前只有一副窗门的床上,多了一床被褥,不过是粉红色的,一看就是女人用的。

  刘小北瞬间想明白了,这是张素素送过来的,顿时心里暖暖的。

  于是走出了房间,站在张素素的房间门口,说道:“张老师,谢谢你送过来的被褥。

  ”“是我谢你才对,你送我回来,还陪着我。

  ”张素素说道:“好了睡吧,因为你在旁边,我胆子大了很多。

  ”“嗯。

  ”刘小北应了一声,回到房间,躺到床上,一边抽着烟一边想着心事,不知不觉,他觉得在心里刻上了张素素的影子。

  而另一个房间的张素素,也是,翻来覆去睡不着,闭上眼不知怎么的,脑海中浮现的就是刘小北那根大大的东西……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醒来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下面湿了,夜里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和睡在隔壁的刘小北翻云覆雨,她很舒服,莫名的她真的想尝试一下。

  而就在这时,她听到砰砰的敲门声,今虽其后刘小北的声音传了进来:“张老师,天亮了,那我走了。

  ”“哦,你就要走了吗?”张素素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嗯,天亮了,你应该不怕了,我走了。

  ”刘小北再次撂下一句话,就动身出了学校。

  回去的路上,还碰到了几个赶早早来上学的学生。

  回到村里,直接回到家吃早饭。

  进门的时候,干妈赵香琴正在向着灶里面添柴,做烙饼吃。

  看到刘小北回来,忙说道:“小北呀,快来帮忙,我一个人更忙不过来呢。

  ”“好。

  ”刘小北答应一声,坐到了土灶旁边,向里面添柴,同时问道:“我干爹呢?怎么今天没人帮你做饭?”“你干爹去花生地里面看看是不是该除草了?如果有草的话,我们下午去地里除草。

  ”赵香琴说道。

  “好。

  ”刘小北说道。

  饭做好的时候,刘大海也从地里回来了,一边进门一边说道:“没想到锄完草这么几天,又长出来了,今天我们还要下地去除草,这大热天儿的,真没办法。

  ”“那就下午去吧。

  ”赵香琴一天把烙饼放到桌子上,一边说道。

  刘大海点头,刘小北也没说什么,不过稍后,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他下午还打算上山去找赵小梅呢?想到了这里,他说道:“妈,咱不能上午去吗?”“上午?为啥呀,上午打算去一趟集市呢。

  ”赵香琴说道。

  “但是上午凉快啊,到了下午更热。

  ”刘小北说道:“这么大热天,下午去了会把人热坏的。

  ”“小北他妈,小北说的不错,要不我们吃过早饭就去吧,上午凉快一些,下午的真是热死个人。

  ”刘大海也是说道。

  赵香琴想了一下,说道:“那行吧,上午就上午,反正去集市买的东西也不重要,以后再说吧。

  ”几个人吃过了早饭,简单的收拾一下,就拿着锄头下地了,走出村口的时候,刘小北碰到了村长老婆王莲花。

  王莲花正和村长在村口说的什么?村长骑着摩托车好像是要出村办事情。

  王莲花看到刘小北的时候,脸色变了变,村长不注意的时候,投过了一个可怜的眼神。

  刘小北看明白了,王莲花的意思是千万别说出她和赵二愣的事情。

  刘小北没说什么,和村长以及王莲花擦身而过,刘大海确实巴结的和村长说道:“村长要出门啊?”“嗯。

  ”村长爱答不理的应了一声。

  刘大海还是笑的很贱,一边对村长笑着出了村子。

  刘小北看到这一幕,内心很是不爽,他特别不喜欢像刘大海一样巴结人,尤其像村长这样的官。

  到了花生地里面,里面的野草真的是非常的多,赵香琴看了一眼,无奈的说道:“赶快干吧,天儿会越来越热,我们抓紧干完,趁凉快赶快回去。

  ”刘大海拿出了烟袋,一边装烟,一边说道:“走这么远的路,先喘口气儿,我先弄一锅,抽完了再干。

  ”赵香琴给了他一个白眼,自己下地先干了。

  刘小北这一点倒是随刘大海,拿出了一支烟,先点了一支,抽完了,才下地开始干活。

  三个人抓的也挺紧,上午接近11点的时候,终于是把地里的草弄完了。

  这时天气已经热得不行,三个人抓紧回家。

  在村口的时候,刘小北竟然发现,村长老婆王莲花还在那里,不过现在,村长已经不在了。

  王莲花冲他挤眉弄眼,好像是有话要对他说。

  刘小北由于年轻走得比较快,现在走在最前面,把刘大海和赵香琴远远的丢在了后面。

  看到王莲花这个样子,他眼珠转动了一下,假装脚拐了一下,开始在路旁弯下腰,脱下鞋来查看。

  很快刘大海和赵湘琴追了上来,赵香琴关心的问道:“小北你怎么了?”“我这鞋垫好像扎了东西,你们先回去吧,我弄一下很快就追上。

  ”刘小北说道。

  “你可快点儿的。

  ”刘大海说了一声,招呼着赵香琴先回家了。

  果不其然,等刘大海和赵江琴走了之后,王莲花凑了上来,在刘小北旁边路过,稍微停了一下,一个很小的声音传进到了刘小北的耳朵里:“小北,今天中午我去我原来的小屋找你。

  ”王莲花就留下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就扭动着细腰回了村子里。

  刘小北摸了摸下巴,心里琢磨着,王莲花找他做什么?难不成真的是要陪自己一个手机?这个她舍得吗?一个手机听说要大几百块上千块呢。

  想了片刻,他也没想明白王莲花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干脆不想了,点了一支烟,一边抽着,迈着大步回家。

  到了家里,赵香琴正在做饭,对着他说道:“赶快洗吧,洗把你身上的泥土,一会儿吃饭。

  ”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6331.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3635.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6058.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3496.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1150.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6216.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1397.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1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