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美女 做愛,新手必看

迷迷糊糊之中,王大牛感觉自己来到了一处金碧辉煌的地方,像是在一个堆满了宝藏的山洞里。

  难道这里有传说中的宝藏!?我从小就在这儿长大,也从来没听说过这么个地方啊!这么想着,王大牛就顺着路往里走了走。

  “终于等到你了……”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突然在王大牛的脑海内响起,就这么凭空的突然出现,震的王大牛的头都有些晕。

  “谁在说话!”王大牛摇了摇头,大声喊了句,却没有任何人回应。

  奇怪了,难道这河底下还住着人不成!王大牛被弄的一头雾水。

  突然,王大牛眼前的场景一变,晃得眼睛疼的宝藏不见了,转而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巨大的草原。

  一个穿着长袍的人骑着白马,后面跟着无数的人,正艰难的往前行进着。

  草原上长满了奇花异草,各式各样的连成了一片,大老远的就闻到了香气。

  穿着长袍的人一边走,一边不时的停下来摘下几朵奇怪的花品尝一下,随后便向身后跟着的人们说着些什么。

  王大牛想要听清他说的是什么,伸长了脖子,却是也什么都听不见。

  穿着长袍的人就这么一直往前走着,一边走,一边又停下来品尝一下脚边的奇花异草,随后向身后的人讲述着些什么…….一群人就这么一直走着,周围的季节不断在变化,短短的时间内,像是走过了春夏秋冬。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穿着长袍的人在品尝一颗不知道什么名字的药草时,突然痛苦的喊了一声,然后就直接昏厥了过去。

  身后跟着的人们吓坏了,一见穿长袍的人就这么死了,开始大声的哭泣。

  而倒下去的那个人身上,飞出来一簇绿色的魂魄,在空中旋转了一会儿之后,开始向四面八方各个不同的方向飞去,其中一缕,就这么直直的对着王大牛冲了过来。

  王大牛见状赶紧躲避,谁想那缕魂魄飞舞的速度极快,瞬间就钻进了王大牛的脑海之中。

  突然间,王大牛感觉自己的脑海之中多了许多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上药一百二十种,为君,主养命以应天,无毒。

  多服、久服不伤人。

  欲轻身益气,不老延年者,本上经……”一些生涩难懂的文字瞬间充斥了王大牛的大脑,塞的满满的,让王大牛头痛的有一种想死的冲动。

  “王大牛,你可别吓我啊……你快醒醒啊……”把王大牛从河里捞出来之后,杨小丽把脑中学会的所有急救知识一股脑的全部回想了一遍,在王大牛身上按来按去的,见王大牛还不醒来,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还给王大牛做了人工呼吸,这,可是杨小丽的初吻。

  可是,就算做了人工呼吸,王大牛还是没有任何的变化,依然是躺在地上没有任何的反应。

  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王大牛还没死,头上流血的部位此时也不流血了,慢慢的开始结咖,而鼻口之间,还有着淡淡的呼吸。

  半跪在王大牛身边,杨小丽使劲的按了按王大牛的胸口,捏住他的鼻子,继续往他的嘴里吹气。

  当杨小丽的嘴再一次碰到王大牛的嘴唇之时,王大牛猛然的睁开了眼睛。

  睁开眼后看到的第一眼,便是差点让王大牛鼻血瞬间喷涌而出。

  刚从水里出来的杨小丽,身上还滴落着水滴,身上的裙子也是牢牢的贴在了身上,印出少女曼妙的身姿。

  胸前则是格外的显眼,那轮廓,那线条,真是好大,好圆……“这小妮子,还说不喜欢老子,现在这都主动送上门来了,趁着老子昏迷,居然偷偷的吻我!”王大牛还在暗爽了,杨小丽却是已经发现,王大牛已经睁开了眼睛,此时正盯着自己的胸部一阵猛瞧。

  羞愧难当的杨小丽一把推开了王大牛,往后退开几步,一脸嫌弃的看了一眼王大牛,随后用力的擦着嘴。

  “我擦,这女人也太特么的善变了吧!古人诚不欺我啊,这果真是女人心,海底针……”王大牛起身做了起来,看向杨小丽,“我说杨小丽啊,你是不是真的看上我了啊,之前偷偷看你洗个澡,你要死要活的来追我,现在却又偷偷的来亲我,你说你这……”嘴里的话说个不停,两只眼珠子却是停留在杨小丽的身上,没有半点移开的意思。

  杨小丽的裙子死死的贴在身上,比什么紧身衣还来的诱人,将她凹凸有致的身躯完完全全的印了出来。

  刚刚躺在地上的时候还只是能看看杨小丽的胸脯,现在来看,杨小丽几乎是整个人的身子都让王大牛看光了。

  在这炎热的盛夏,杨小丽本来就只穿了一条薄裙,刚刚从家里追王大牛追出来,跑的又急,现在一看,怕是连内.衣都没穿……这般犹如没穿衣服的模样展现在王大牛眼前,一个血气方刚的(两个粗大同时在我体内)男子哪儿能不想入非非。

  杨小丽此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春.光泄露了,还在为自己刚刚亲王大牛的事懊悔呢。

  “放屁!我那是给你做急救,人工呼吸你懂不懂!我是怕你死了!”杨小丽气的脸都红了,跺了跺脚便转过身去。

  “我不管什么原因,你就说你亲没亲我吧!”王大牛心里却是乐开了花,这杨小丽可是村里的一朵花啊,现在又正值花季年龄,现在看来,这是有戏啊!“你滚蛋,你就是个臭流氓!”杨小丽说着,泄愤的踢了踢脚下的水草,然后娇羞的跑了。

  “明天我就上你家提亲去哈!记得打扮的漂亮点!”冲着杨小丽的背影喊了句,心里已经是乐开了花。

  要是自己的娘亲知道他能娶上杨小丽,不知道会有多开心。

  擦了擦嘴角的水,王大牛感觉,自己身上貌似还有杨小丽的香味?又使劲的闻了闻,怎么这么香,这好像不是杨小丽身上的味道啊?顺着香味传来的味道,王大牛往脚下看了看,居然是一株人参!照这个样子看,这株人参起码也有个几十年了,这可是个好东西,王大牛也不再客气,三两下的就给刨了出来,这要是拿到镇上去卖,怕是能卖不少钱。

  以前这村后的山里面还有不少值钱的药材什么的,随着村里的人不断的挖掘,范围越来越大,这山里的药材,也越来越少。

  要说这人参,更是几乎绝迹了,已经好几年都没听说有人挖出来人参了,更别说自己手上这棵已经几十年份的大家伙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王大牛就开始盘算这人参的去处了,卖给村里的人肯定是不行的,他们买了也用不上,而且,他们也买不起,看来,还是得到城里去卖。

  还没走进家门,王大牛的娘亲张翠翠就是开始数落王大牛,“你看看你,这么大个人了,一天到晚不知道帮家里干活,就知道到处玩玩玩!”王大牛早已对这些习惯了,不以为意的开口说道。

  “娘!我饿了,有什么吃的吗!”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王大牛,“你就知道吃!你爸还在田里干活呢!他还没吃饭,你去给他送饭去,送完回来再吃!”王大牛无奈,也只能应到,“好吧好吧。

  ”他爹一个人在田里干活也不容易,自己没帮忙也就算了,这饭还是要送的。

  赶紧进屋将人参放起来。

  拿着张翠翠递过来的饭桶就朝着自己田里的方向跑了过去。

  刚走出家门没几步,王大牛就碰见了个熟人,自家隔壁的淑芬嫂子,这可是个大美人,王大牛赶紧打了声招呼。

  这赵淑芬可跟农村那些又黑又老的妇女不同,已经三十出头的人了,皮肤还跟十八九岁的小女孩儿似的,又白又嫩。

  这前凸后翘,身材丰满的赵淑芬,王大牛最喜欢干的事就是看她在院子里洗衣服了,每次从门口路过,往里一瞅,就能看到胸口那一团白花花的肉。

  赵淑芬一开始还骂上两句,这时间久了,没什么作用之后,她也就懒得骂了,就让王大牛这小子就那么偷看。

  王大牛倒也是看的过瘾,既然人家都不介意了,自己还有啥不好意思的。

  “大牛啊,给你爹送饭去啊!”赵淑芬听得大牛打招呼的声音,也笑着回应了一句。

  赵淑芬估计是在家刚干完活,脸上还有不少汗水,身上的衣服更是紧紧的贴着皮肤,布料又薄,王大牛简直是把她身上的模样看的一清二楚。

  瞧见王大牛死死的盯着自己也不说话,赵淑芬低头看了看自己,“咯咯”的就笑开了,“你个臭小子,胆子肥了,连你嫂子的便宜都敢占了!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了给你爹下酒啊。

  ”眼见赵淑芬虽然没有生气,但是王大牛也不敢再继续盯着看了,“没没,我哪敢呢……”这要是万一惹得赵淑芬不高兴了,以后还咋正大光明的偷看她洗衣服呢!“还有你个小流氓不敢做的事情?”赵淑芬不以为意,又接着说道,“还是赶紧去给你爹送饭吧,他干了一天的活儿,怕是都饿坏了。

  ”王大牛也醒悟过来,赶紧冲着田里就跑了过去。

  来到田里,王大牛他爹还在田里弯着腰忙活着,时不时的起身揉揉腰间,王大牛喊了一声,“爹,吃饭了。

  ”转头看到给自己送饭的王大牛,王壮放下了手里的活,三两步来到了田岸边。

  王大牛把饭桶里的饭菜挨个拿出来,一一的摆放好,“爹,赶紧吃饭吧!”接过筷子,王壮一边吃着,一边看着田里,“这天气,看来短时间内是不会下雨了,这田里的庄稼都快干死了。

  ”“爹,不会又要挑水来浇田吧……”王大牛赶忙问了一句,挑水浇地,这简直就是王大牛的噩梦,去年干了一回,硬是累的他三天下不了床。

  “不挑水咋办,庄稼不种啦?地不要啦?”王壮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儿子。

  王大牛赶紧说道,“爹,咱家这田得好几亩呢,要不然我们买个抽水机呗,这要一桶一桶的挑水,不得把人累死啊……”“去年也是挑水的,咋没见把你累死啊,个臭小子就知道偷懒,种庄稼的人,连这点苦都吃不了,我告诉你,等你以后,这些活儿你都是得干的!”王大牛知道再说下去也没用了,干脆就闭上嘴,不再说话了。

  其实抽水机也不贵,机器、水管一套下来,也不过一千多块钱。

  话是这么说,但是对于王壮来说,这钱是肯定舍不得花的,虽然地是有好几亩,但这家里不是有两个劳动力么,辛苦一两个星期,也就完事儿了。

  王壮吃完饭,王大牛就拎着饭桶回去了,看着儿子的背影,王壮叹了一口气。

  这小子从小身板就不怎么好,他从小也没怎么让王大牛干过重活,去年让他来挑水浇地,也是因为王壮的身体实在是有些承受不住了,看着儿子瘫在床上下不了地,他心里也是心疼坏了。

  回到家里三两口就把饭扒拉完,王大牛立刻就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他的房间有一台电脑,这是前两年王大牛从城里的旧货市场买回来的,虽然只能看看网页聊聊天,就这,还是王大牛跟他爹要了好久才要来的钱,自然是宝贝的不得了。

  想起自己从河边挖回来的人参,王大牛掏出自己的山寨版诺基亚,拍了两张照片,然后就传到了论坛上,准备看看有没有哪个懂行的人,能把他的人参买走。

  要是人参卖出去了,王大牛就有钱去买抽水机了,反正抽水机肯定没有他这人参值钱,看着他爹腰也不好,自己也不忍心让他一个人干那么多活。

  一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王大牛卖人参的帖子却是无人问津,寥寥有几个来问的,都是好奇不懂价的,随便问问看的,并没有购买的意思。

  晚上的饭桌上,王大牛就跟张翠翠说了去找杨小丽提亲的事,突然间听得儿子这么说,着实是把张翠翠给吓了一跳。

  “儿子啊。

  我看你还是别做美梦了,她杨小丽长什么样你也不是不知道,这每天多少人去她家提亲,你见她啥时候答应过哪一个?”“娘!你不懂,人杨小丽也喜欢我呢”说着,王大牛又回想起上午那一幕,就算她没亲自开口说,这两个人好歹还亲上小嘴了么不是。

  张翠翠伸手摸了摸儿子的额头,“这也没发烧啊,咋就开始说上胡话了,你多吃点肉,明天啊,去帮你爹挑水去,他一个人干不了那么多的活,这两年啊,他的腰也不怎么好了……”一直在旁边默默吃饭的王壮也开口说话了,“哎,不知道这两年怎么回事,一直大旱呢,去年那样,地里的庄稼就少收获了好多,今年又是这个样子,这可让我们怎么活哟……”靠天吃饭的农民,粮食的多少全看天气的好坏,这要是一直天气都这么坏,颗粒无收也不是没有可能。

  好在王大牛的这个村子旁还有一条挺大的河,男人们多出点力气挑水,倒是不用担心庄稼被旱死,只是这收成,肯定是要少些的。

  “娘,您就托媒婆去杨小丽家说说媒呗,”王大牛忍不住再次开口央求他娘亲,照今天这个样子来看,杨小丽很有可能对自己是有点意思的啊,自己除了学历不咋高之外,也没有哪点配不上她杨小丽啊。

  张翠翠准备继续劝说儿子,王壮却是先一步开口了,“他娘,明天你就去找媒婆,去说说看,管他成不成,成了最好,不成也没啥,这一天到晚去她家提亲被拒绝的还少了么,咱也不丢人!”张翠翠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反对的话,瞧得爹娘这个样子,王大牛一阵无语,自己貌似也没有那么差吧……一觉过去,第二天一早,王大牛就打开了电脑,一条消息正在网页内闪烁着。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420.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6314.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7376.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1319.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1293.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2180.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570.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46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