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xxx 動漫,新手必看

晚上,我熬了半个通宵,做出了一个自我感觉很是完美的企划案,第二天我兴冲冲的来到公司打算交给经理请功,没想到刚到经理办公室门口,就听到了秘书小丽那风.骚入骨的浪叫声。

  这声音就像是一只突然出现的白.嫩的小手一下子将我的心脏给提到了嗓子眼儿,我一时没忍住,就多听了一会儿,结果不小心被发现了,胖的跟猪似的的经理当场发飙让我滚蛋,任我苦苦哀求半天也是于事无补。

  就这样我失业了,说真的,失业真的比失.身难受多了。

  而且我这一失就是一个多月,在交了下个月的房租后,身上只剩两百三十四块,怕是连这个月的饭费都不够了。

  说实话,我抢劫的心都有了。

  或许是天无绝人之路,以前上班的那个公司的财务张姐打来电话,说是有个 “借种”的差事问我愿不愿意干。

  ‘借种’?!当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我感觉脑子好像被雷劈了一下似的,当时就懵了。

  在我的老家农村倒是经常听到老人们说起这种事情,或是某人没生育能力,然后找个族亲的同辈来传宗接代。

  只是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了,好多大医院都建立了精.子库,实在不行的完全可以去医院人工授精,只要做的隐秘点,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对自己名声也没多大影响,犯不着用这种老掉牙的方法。

  不过听张姐的意思,显然对方反而十分热衷于这种方法,甚至开出了大价钱。

  三十万!这个数字在我脑海中久久回荡,对我这个山里出来的穷小子来说这三十万的诱.惑力太大了。

  我父亲当过五年的海军,在海上留下了风湿性关节炎的病根,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直到两年前,几乎只能在轮椅上生活了,这两年来家里的重担也几乎落在了母亲身上。

  如果有了这笔钱,父亲就有了再次站起来的希望,同时也能解决一下家里的窘境。

  再加上我现在的处境,最后我一咬牙决定,这个女人我干了!张姐随即就安排了我跟对方见面,时间是中午,并让我好好打扮一下。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感觉这事挺操蛋的,我这都打算卖身了,还得看对方满不满意,当然我心里也忐忑的很,希望对方不是什么恐龙级别的大妈。

  在我潜意识里,觉得对方整这种‘借种’的幺蛾子,应该不会是什么良家妇女,或是漂亮的女人,要不然勾勾手指,岂不是成群的男人往前凑?反正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为了那三十万,我也是豁出去了!这个上午我感觉过得很慢,简直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熬到十一点了,张姐才来电话说在雅丁湾的餐厅见面。

  临出门的时候,我照了一下镜子,自我感觉还是良好的,心里虽然有点忐忑和紧张,不过头皮一硬,也管不了那么许多了。

  在餐厅的包间里我见到了吴敏,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她(我的男友一千岁)不但不是那种人老珠黄,丑不拉几的女人,反而是个大美人儿。

  她皮肤白.嫩,眉目如画,身上穿着一件淡粉色的连衣套裙,腿上套着一双肉色的丝袜性,将她的腿部线条完全勾勒了出来,一双浅红色的水晶系带凉鞋如画龙点睛般的配在那一双大小适中的脚上,显得她整个人靓而不妖,却又让人忍不住遐想联翩。

  我深吸了一口气,差点儿想揉揉眼睛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这样的脸蛋儿,这样的气质,穿上古装那就是天上的仙女,换回套装就是地上的女神,跟她一比,那个在经理办公室浪叫的秘书小丽,简直就是卖弄风.骚的草鸡。

  现在已经不关乎那三十万的问题了,因为像吴敏这样的美女莫说是给我钱“借种”,就是让我给她贴钱来上一发,也是我十分乐意的事情。

  因此,对于借种现在我不但没有抵触,反而倒有些期待了!在我观察吴敏的同时,吴敏也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了我一会,然后确定了我的学历和家庭情况之后,就让我跟她走。

  我心里暗喜,以为她这是要带我去开房,这简直比微信、陌陌那种约炮更简单粗.暴啊,而且还是对方付费的那种。

  随后证明我想多了,十几分钟之后,吴敏驱车带我来到位于东郊泰河旁边的一处别墅区,在其中一栋别墅停了下来。

  就在这栋别墅里,我见到了吴敏的老公黄启鹏。

  黄启鹏是个胖子,相貌普通,三角眼,脑袋大,脖子粗,要不是人模狗样的穿着一身西装,乍一看还以为是个杀猪的屠夫。

  我进来之后,黄启鹏的一双三角眼,盯着我看了一阵,直看的我浑身发毛,毕竟我是吴敏找给给他戴绿的。

  “这个人没什么问题吧!”看了我一阵后,黄启鹏的目光终于从我身上离开,落在吴敏身上。

  看来这事成不成还是要看黄启鹏的意思啊,我的心也揪了起来。

  “没有,老家是农村的,滨海大学刚毕业不到一年,我表姐以前的同事,在这之前我已经打听好了!”吴敏好像很怕黄启鹏的样子,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他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道。

  听完之后,黄启鹏沉默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道,“一会我叫人过来给他检查一下,如果没有问题就这样吧!”说完之后,黄启鹏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晃悠着那身颤巍巍的肥肉离开了别墅。

  黄胖子离开之后,吴敏又恢复了她那冷傲清高的模样,看都没看我一眼,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我心里冷哼一声,装什么装,黄胖子在的时候,跟个乖宝宝似的,这会又装什么清高?反正这事一旦定下来,老子就能名正言顺的上了你,到时候还不是让你躺着就躺着,让你趴着就得趴着?不到半个小时,黄胖子安排的检查人员就来了,是个二十岁出头女孩,名叫柳青瑶,是黄胖子的表妹,毕竟这种见不得光的事,还是自己人比较靠谱。

  柳青瑶的年龄看起来比我还要小一点,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样子,面容姣好,青春靓丽,如果说吴敏像是女神,那柳青瑶就像是那种情窦初开的小公主了。

  不过跟吴敏相似的是,这柳青瑶对我态度也是一样的冷淡,好像我在她们眼里就像是货物一般,令我心里感觉很屈辱。

  “青瑶是学医的,让她给你检查一下,如果身体没毛病的话,咱们就可以签署协议了!”进了客厅,还没坐下,吴敏就冷冷的吩咐道。

  我点了点头,表示没有异议,然后就看到柳青瑶从茶几上的小包里拿出一套工具,熟练的消毒之后,在我手腕上抽了一管血,随后递给我一个塑料的小杯子,还有一本封面是半裸美女的杂志,有些厌恶的看了我一眼,冷冷的指着洗手间道,“自己去解决一下,这个不用我教你吧!”我苦笑着点了点头,没想到还有被美女逼着打手枪的一天。

  完成了两种采样之后,柳青瑶就有些闷闷不乐的离开了。

  整个别墅的客厅里就剩下我和吴敏两个人,气氛有些冷,我偷偷的瞄了一眼吴敏,发现吴敏也是一脸烦躁的样子,随后让我自己在客厅里等着,然后她自己上楼去了。

  从背后看着吴敏的翘.臀和摇曳的美腿,我心里越发期待和不安,期待的是,如果事情顺利的话,她的那双大白腿将会热情的为我打开,不安的是,万一柳青瑶给我检查出什么毛病来,那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而且看柳青瑶离开时的表情,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一个小时后,柳青瑶终于回来了,并且带回了一个令我十分振奋的消息,化验结果显示一切正常。

  闻言吴敏也是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随即取出一份协议,摊在了我面前。

  我看了一下,这是一份保密协议,上面的内容很简单一共才四条内容,第一条,在协议期间男方必须辞去所有工作,住在女方家里,直到成功受孕之后方能离开,第二条,必须无条件的服从女人的任何安排,第三条,男方对此事件无论事前还是事后都必须严格保密,第四条,以上三条如有违约行为必须赔偿女方三百万人民币。

  看完最后一条,我忍不住眉头一皱,抬头看着吴敏,嘴里说道,“协议没问题,不知道我签了这份协议之后,钱什么时候给我!”“哼!”吴敏闻言,嗤笑一声,“真是乡巴佬,这点钱我们还不至于跟你耍花样。

  ”随后,吴敏让我把银行卡的卡号给她。

  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随即从钱包里掏出银行卡给了吴敏,几分钟之后,手机短信提醒,我的账号上多了三十万。

  “这下相信了吧?”吴敏冷冷的瞥了我一眼,嘴里说道。

  “相信了,相信了!”我笑着点了点头,虽然吴敏太多冷淡,甚至有些厌恶的样子,不过既然收到了钱,再加上吴敏这样的绝色美女,我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有点心花怒放。

  签完字之后,吴敏就将协议收了起来,让我今天将自己的琐事处理一下,明天早上再来报到,报到之后就会一直住在这里,直到事情完结。

  我知道吴敏这是为了保密,不过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即便是相当于被软禁一段时间也无妨,再说有吴敏这个美女陪着,想来这段时间也不会无聊。

  从吴敏的别墅离开之后,我便回了出租屋,将自己是东西收拾了一下,便将房子退了,然后给父母打了个电话,将钱转回家,让老妈带老爸去医院看病。

  第二天上午,我如约住进了别墅。

  今天我来的时候,只有吴敏和柳青瑶在,吴敏那个老公黄胖子也不知道是知趣,还是有工作要忙,并没有在。

  今天的吴敏,可能是因为在家里的原因穿着一身宽松的丝质睡袍,很是随意的靠在沙发上,跟柳青瑶聊着天,看到我来了之后,立即将露在外面的两节白如莲藕般的小腿收了起来,脸上的神色也马上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转弯,由晴转阴。

  “看够了吗?”吴敏冰冷的声音如一盆凉水浇在了我的头上,瞬间让我清醒了不少,心里也开始后悔自己也太禁不住诱.惑了。

  我神色木讷的看了吴敏一眼,这话实在不好接茬,干脆不接她的话。

  “哼!告诉你,别动什么歪心思,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还不够格!”吴敏见我不说话,继续冷嘲热讽的说道,“你只是我请来一个工具而已,最好把自己的位置和心态摆正,省的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后面这句话就是赤果果的威胁了,顿时让我火气上涌,我是你请来的工具不错,可我这个工具有点不同,那是帮你受精的,帮你怀孕的,臭娘们看不起老子,老子早晚干了你!我脸色憋得通红,可仍然忍住了心底的火气,最终没有爆发出来。

  吴敏看着我,轻蔑的冷笑,随手指着一楼的一个房间,嘴里说道,“你以后就住在那里,没事的时候不要到处乱跑,更不准上二楼,明白吗?”我强压住心底的火气,最终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就拿着自己带来的包裹进了那个房间。

  这房间据说以前是保姆住的,据我判断可能是因为借种的事情,怕人多嘴杂,将保姆给辞退了。

  进了房间,我也逐渐冷静了下来,以刚才吴敏对自己态度看来,这三十万并不好赚,而且在这过程中还指不定会出什么幺蛾子,不过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我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人穷志短,没有办法啊……上午的时候,吴敏出去了一趟,带了一个小保姆回来,是个贵州妹子,名叫霍小燕,个子不高,不过挺白净的,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防贼似的看着我。

  刚辞退一个,又请来一个,看这情形多半是吴敏请这个小保姆来监视我的。

  

等两人走出卧室顺手关了门,躲在衣柜里的我才长长的喘了口气。

  精神放松下来,无意识间抬头一瞄,忽然看到头顶挂了一排样式各异的蕾丝内裤。

  我眼睛陡然瞪大,一缕缕幽香钻入我的鼻间……瞬间,我的脑海里便浮现各种奇怪思绪,浑身血液也开始沸腾了起来,鬼使神差的,我抬手摸到一件蕾丝,正准备扯下,可就在关键时刻,衣柜突然传来柳馨儿的声音:“张浩,我老公走了,你可以出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声音,我隐隐有些亢奋,就感觉自己和柳馨儿在背着她老公偷偷做那种事情,有种莫名刺激感,多想了一会,我打开衣柜门,走了出去。

  “抱歉啊馨儿老师,给你添麻烦了。

  ”干咳一声,我还偷偷瞄了柳馨儿一眼,此刻的她面色还是有些红润,神色也挺不好看的。

  “没事,你接着去做你的高考模拟卷吧,做完记得给我检查一下。

  ”似乎并不想和我多说,柳馨儿有些回避道。

  经过之前的一番冷静,大概她也意识到了我是她学生,两者间本身就存在一种层级关系,又怎么能发生突破呢?当然,这时候的我也没有多想的心思了,老老实实跑到客厅拿起卷子做了起来,而在这个途中柳馨儿老师还出去了一次,等她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我刚好把卷子做完,给她检查了一遍。

  其实我成绩还不错,在班里属于中上游的水平,如果一直保持下去,考个一本院校肯定是没有多少问题的。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爸妈还是商量着让我在柳馨儿这补习,而我做梦都想不到,借宿第一晚,就撞见柳馨儿他们夫妻俩办事情,甚至在第二天早上还差点和柳馨儿发生亲密接触。

  要知道,柳馨儿可是是学校里公认的女神,那俏丽的外表和温婉的气质,满足了绝大多数男人对另一半的幻想,包括我,有无数次在被窝里幻想着柳馨儿那娇俏的倩影,度过那漫漫长夜。

  在检查完卷子后,柳馨儿还准备留我在这吃个午饭,但我知道这是她客套的说法,在婉言拒绝后,便离开了桃源小区,骑上自己的山地自行车,往秋姨家赶去。

  秋姨全名林伊秋,是我妈的发小,比我妈小一岁,据说俩人是穿同一个裤衩长大的,小时候也经常扮演女汉子,上树掏鸟蛋,下河洗澡,无所不做。

  当然,在时光流转之下,俩人的轨迹也渐渐发生了变化,虽说林伊秋小时候淘气的不行,但她脑瓜子挺聪明的,还算是考上了外地的大学。

  而我妈因为成绩不好的缘故,读完初中就去了南方的工厂打工,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我爸,甚至在双方父母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十七岁就生下了我。

  直到现在为止,我爸妈还是在南方的工厂里奋斗,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多努力,多赚钱,为自己儿子多攒一些老婆本,相对应的,我也要刻苦学习,用优异的成绩回报她们。

  大概过了十五分钟左右,我来到秋姨居住的学府花园,上楼刚打开门,我便被惊艳住了……此刻的秋姨,正倚靠在沙发边,套着一卷白筒丝袜,那条嫩白大长腿微微曲着,透着无限诱惑力,恰在这时,窗外有微风拂过,一缕午后阳光悄咪咪投射进来,照耀在秋姨那乌黑秀发上,泛着点点泽光,如同西方雅典娜女神那般明艳动人。

  这一瞬间,我竟然有些看痴了,虽然秋姨今年三十五岁了,但她皮肤保养的很好,看上去就像二十四五岁小姑娘似的,而且在无形间还有成熟女人的魅惑力。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直到现在为止,秋姨都没有意中人,甚至连恋爱都没有谈过,更别说去做一些更为深入的事情了。

  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宁缺毋滥,不遇到生命中真正的有缘人,她是不可能妥协在现实面前的,尽管她的年龄一年比一年增长,可她却依旧充满少女心。

  在经过短暂愣神后,我还是走了进去,在关门的同时说道:“秋姨,我回来了。

  ”“小浩,这么快就回来了?”转头看到我的时候,秋姨明显有些意外,同一时间,她快速套上那卷白丝袜,还用手指头弹了几下。

  当然,她并不是避嫌,毕竟同一个屋檐下住着,有些东西是不可避免的,而且相对来说,秋姨也不是一个特别保守的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也是她对我的一份信任。

  “嗯对,今天功课比较少,所以回来的早。

  ”说完这句话,我去饮水机边倒了一杯水,一咕噜灌下去后,明显感觉小腹空空的,如果有美食就再好不过了。

  “走吧小浩,我猜你现在一定挺饿的,秋姨带你去外头吃大餐,保管让你满意。

  ”似乎看出了我的意图,秋姨直接拉住我的手走到门口,换上高跟鞋后,立马带我下了楼。

  很快,我坐在了她那辆红色马自达的副驾驶上,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响起,我的耳边也响起了呼呼风声,在摇上车窗的同时我偷偷瞄了秋姨一眼,发现她嘴角微撇,眉眼间都带着笑意,似乎挺高兴的。

  “秋姨,我看你心情挺好的(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啊,是有什么好事吗?”摇好车窗后,我直了直身子问道。

  “当然。

  ”笑了笑,秋姨神神秘秘道,“如果秋姨告诉你,我待会就要去相亲了,你信不信?”“相亲?”一愣,我道,“那感情是带我去做电灯泡啊?”“当然不是啦,待会去了你就知道了。

  ”还是神神秘秘,秋姨嘴角笑意更浓了。

  “那行,我还挺期待的,到底是怎样一个男人,能入秋姨你的眼。

  ”虽然表面这么说着,但我心头还是莫名一疼,脑海稀里糊涂浮现秋姨和一个男人被占有的画面,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想,一切都是油然而生,情不自禁。

  当然,表面我还是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时不时的追问了几句。

  原来,秋姨口中所谓的相亲对象,是她的一个大学同学,名叫穆金森,据说是一个中美混血儿,那会和秋姨关系挺好的,甚至差点发展为那种超友谊的关系,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大四那一年,穆金森突然转学去了美国,成了一名留学生,一去就是十五年。

  而今天,是他时隔十五年,第一次踏上故土的日子,也不知道他从什么渠道得知了秋姨的联系方式,总之,在得知这个消息后,秋姨是兴奋的,甚至第一时间准备前往机场迎接。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我们来到机场,在候车区等了一会,就远远瞧见出口处走来一男一女两人,那男的顶着一头金色毛发,穿着蓝色西装,戴着金表,浑身散发着一种贵族气息。

  而他旁边那个女的顶着一头红色波浪卷,走路的时候胸前两股波澜颤动着,尽显玲珑曲线。

  根据秋姨的貌似,那个头顶金色毛发的男人就是穆森了,可他旁边的这个女的又是谁?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对男女有猫腻,就是看向彼此的眼神不对劲,可秋姨好像被相逢的喜悦冲昏了头脑,当即便迎了上去,同时说道:“金森,好久不见,这十五年你还好吧?”“好,好好好,我这十五年可好的很,再看看伊秋你,比之前更漂亮了,也更成熟了,真是充满了东方女人韵味啊,这借用你们中国的一句古语,士别三日,可真当刮目相待!”目光在秋姨身上上下打量着,穆金森用着充满美式口音的英文感叹道。

  “呵呵,金森,你可真会开玩笑,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句话可不适合用在我身上,再说咱们都相隔十五年了,仔细想想,时间过的还真快啊!”这时的秋姨,明显有些兴奋,语气都略微颤抖着。

  “来吧,咱们这么久不见,按照我们西方的礼仪,我还得给你行一个拥抱大礼呢!”说着,穆金森直接揽住秋姨的腰,拥抱了上去。

  美人在怀,简直亲密的不行。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酸酸的,莫名间升起了一丝别的思绪,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一拳头捣在这家伙身上,将他和秋姨分开。

  而且,我总感觉这家伙不怀好意,并没有表面上看着那么光鲜亮丽,指不定底下各种不干净的事情呢。

  “秋姨,我饿了。

  ”突然,我说道。

  “别急小浩,秋姨马上带你去吃好吃的。

  ”听到我的话,秋姨这才和金穆森分开,顺便介绍了我几句。

  “你好张浩,我叫金穆森,以后多多指教。

  ”在了解我的情况后,金穆森立马把手伸了出来,嘴角带着微笑,看上去还挺绅士的。

  “你好。

  ”虽然心里不爽,但表面我还是微笑着和金穆森握了握手,随后一行四人上了秋姨的马自达,中途,穆金森还介绍了一下他旁边的女伴。

  这个红色波浪卷叫露丝,是他在美国的同事,这次和他一起来中国发展,所以两人才乘坐了同一个航班。

  当然,穆金森表面是这样说,可实际上谁又知道呢?毕竟,直觉告诉我,这俩人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简单。

  所以,一路上我都在观察这俩人,看有没有什么猫腻,遗憾的是,穆金森一直在和秋姨叙旧,我一时间也看不出什么具体的东西。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秋姨来到市内的万达广场,带着我们进了一家米其林三星餐厅,其实那会我挺饿的,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在上菜后立马就狼吞虎咽了起来。

  较比我这边的急促,金穆森那边倒显得云淡风轻,还很有仪式感的在胸前系上了一条白色毛巾,包括他旁边的露丝,同样优雅的不行,甚至吃饭还不停换着叉子和汤勺之类的夹菜。

  而且,我能清晰的感觉到,露丝似乎挺看不起我的,眉眼间时不时露出一丝不屑,大概,在她眼里看来,我就是一个小孩子,一个乡巴佬,不值一提。

  倒是秋姨挺关心我的,时不时给我夹菜倒水,还嘱咐我慢点吃,也丝毫没有看不起我的意思。

  但她心里越是这样,我就越是难受,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她升起了一丝丝别样的情愫,特别是她的微笑,如同冬日里的暖阳,烙印在我心间,久久不能忘怀。

  就是这么一个美好的人儿,我根本不忍心她落入别人的怀里,特别是像金穆森这种男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色。

  就在我心里头忍不住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的眼光余光突然放在橱窗外的一道身影上,这是一个在我看来无比熟悉的人儿,戴着一个黑框眼镜,穿着一件黑白格子T恤衫,看上去也就三十来岁左右,一本正经的模样。

  但在他身边,却搂着一个穿着蓝色包臀短裙的妙龄女郎,露出两条嫩白大长腿,迈动途中吸引了周遭不少人的目光。

  如果换在平时,可能我还会多欣赏上片刻,但此刻的我,已经完全没有了那种心思,因为这个男的,是陈州,柳馨儿,我班主任老师的正牌老公,他竟然出轨了….虽然在我的印象中,陈州一直对我不太友好,甚至连我去柳馨儿家里补课,他都经常用那种冷冷的目光看我,亦或者说,他对我压根就不太感冒。

  但我做梦都想不到,他这种看上去挺正派的人,竟然会出轨,这不滑稽吗?莫名间,我有些同情起柳馨儿来了,她这么一个老实的女人,虽然长得很漂亮,在学校是公认的女神,哪怕是结婚了,平时身边也围绕了不少男人,毕竟,男人追求美女,这是一种天性,也是一种人性本能。

  但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关柳馨儿的绯闻,但陈州的,又是怎么回报她的?“小浩,你眼睛怎么一直往外头看呢,是有什么好东西吗?”就在我思绪渐渐纷飞的时候,秋姨突然扬起她嫩白的玉手,在我眼前晃动了几下。

  “没呢秋姨,我就看外头有个人长得和我以前一个朋友挺像的,多瞄了几眼。

  ”“呵呵,这世界上长得像的人挺多的,你还是别多看了,好好吃你的饭吧。

  ”微笑,秋姨又是给我夹了一块红烧肉,“来,你尝尝吧,米其林三星大厨的水平,,应该挺符合你的口味的,而且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得多吃一点,到时候养的白白胖胖的,等你妈回来了,还不得感谢我啊?”“秋姨,你可说笑了,你能让我一个乡下孩子借宿在你家读书,我就得好好感激你了。

  ”点点头,我由衷道。

  毕竟,除了秋姨外,在这个市区,我还有几个亲戚买了房住在这儿,刚开始的时候,我爸妈也是想把我安顿在亲戚家里,压根没有想到秋姨,再怎么说,她终究是一个外人,虽然和我妈关系好点,有发小这层关系,但这样平白无故的,也挺尴尬。

  可最后的结果,却是无奈的,其中苦楚自然不用言说。

  “臭小子,你说什么呢,就冲着我和你妈这层关系,就别说这种话,再说了,你也挺乖的,是个好孩子,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呢。

  ”白了我一眼,秋姨啐道,“以后不要提这个事情了,你秋姨也不爱听。

  ”“好,听你的秋姨。

  ”面色微红,我也感觉有些尴尬,也不知道为什么,情感突然就上来了,还当着金穆森和露丝的面儿,这样多不好意思啊。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5593.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1754.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3263.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7451.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3471.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6325.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3010.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d.aspx?71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