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情趣睡衣,新手必看

彭程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他这才知道,今天他和办公室主任刘世民打架,鲜血流到了挂在脖子上的祖传吊坠之上,吊坠认主,他才获得了先祖传承。

  震惊之后,他接受了这个只在小说里面才有的情节,他觉得一个全新的世界,正向他敞开了大门。

  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涌上心头,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充斥全身。

  彭程握了握拳头,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彭程心里暗道,以前我这上门女婿,做的也太窝囊了,在公司被人欺负陷害,在家里被老婆看不起,连和老婆睡一起的基本权利都不能享受,在公司还不能让人知道我是林清雅的老公,从今天开始,再也不会那样了啊!他转过头,看着林清雅,眼神无比坚定,“不管你信不信我,设计稿真不是我偷的,再说了那么垃圾的底稿,有什么价值?”说出这句话,彭程的眼中,竟然露出一丝不屑。

  “你,你说什么?”林清雅刚削到一半的手猛地一顿,不可思议的看着彭程。

  “窃取底稿那些人的目的,应该是想阻止我们第一分公司在这次服装展示会上夺魁,不过他们真的想多了,咱们分公司的设计稿,也不过是垃圾而已!”彭程道。

  “你口口声声说别人的设计都是垃圾,有本事你自己设计一个好的出来,也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林清雅鄙夷的瞪了彭程一眼。

  “要是我设计一款图纸,助你夺冠的话,你准备如何谢我?”彭程看着林清雅,眼神里竟然有着一丝戏谑。

  “哼,你要真有那个本事,你提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

  ”林清雅冲动的说了一句。

  在她心里,彭程的话,无疑是白日做梦,要知道下午就要开始评比了,就算是凭借记忆,让设计师们将丢失的设计图纸恢复出来,都要好几天的时间,再厉害的设计师,两三个小时也设计不出什么作品了,真正好的设计,是需要很多时间的,何况彭程不过是一个废物而已。

  “真的吗?老婆,我们打个赌,要是我真的助你夺魁,你也不用给我太多,就让我行使法定权利,让我每天晚上搂着你睡就行了。

  ”彭程笑眯眯道。

  “你……”林清雅被气的花容失色,这个上门女婿以往在自己面前连个响屁都不敢放,今天,他真是翻了天了。

  林清雅盯着彭程,银牙紧咬,“彭程,这一次你夺魁也就罢了,否则,你立即给我滚出林家,对了,还要赔偿我二百万契约结婚的违约金。

  ”林清雅说完,转身离开了病房,砰的一声摔上了门。

  彭程看着门口,脸上露出了戏谑的笑容,“林清雅,我会让你看看,我彭程不是一个废物的,这一次,我会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的,而你这个大美女既然阴差阳错成为了我的老婆,我当然要征服你!”看到林清雅离开,彭程按照脑海之中先祖传授的修炼之法稍微运转,体内就产生了真气,有了真气的滋润,不到半个小时,打架那点伤已经好了。

  这更加增强了彭程的信心,他知道,自己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后他将不惧任何人。

  离开医院,彭程直接去了网吧,十几分钟之后彭程从网吧出来,打车前往红云服饰集团第一分公司。

  他得到先祖传承,脑子里面有不少未来科技知识,设计一款出众的衣服,那完全是小意思,短短十几分钟,他在网吧的电脑上就将设计图纸,全部弄好了。

  到了林清雅办公室的门口,他刚想敲门,却听到里面传出来一个猥琐的声音,“林总,下午就要进行设计方案评定了,你们分公司却出了图纸泄密事件,要是你们拿不出好的方案,总公司肯定是要怪罪你的,我那里还有几套方案,要不要我给你救救急?”彭程听出来了,这是红云服饰集团第二分公司总经理王大强的声音。

  彭程知道,这个王大强一直在追求林清雅,他这个时候他抛出橄榄枝,绝对不怀好意,说不定事情过后,他会直接拿这个要挟林清雅。

  林清雅的办公室内,她和一个秃顶的中年男子,坐在沙发上,彭程没听错,这男子,正是王大强。

  此刻,这王大强眼神色眯眯的看着林清雅胸前那饱满之地,似乎恨不得在办公室就撕掉林清雅的衣服,干点什么坏事。

  林清雅对王大庆似乎很讨厌,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道:“谢谢王总的好意,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可是王大强忽然抓住了林清雅的葱葱玉手,那粗短的手指头,贪婪的抚摸着林清雅那光洁的手背,猥琐地道:“林总,你应该知道,我真的很喜欢你,只要你跟着我,我什么事情都可以帮你,这点难关,在我面前不算什么,你要知道,我姐夫谢天光,是总公司的总经理。

  ”“你放开我!”林清雅一下就站起来了,将王大强的色手给甩掉。

  “林总,这办公室里面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做点什么,没人知道。

  ”王大强却是坏笑道。

  她瞪着王大强,羞愤的说道,“王总,请你放尊重点,我已经结婚了。

  ”当然,她并未将彭程当成真正的老公,只是把其当成挡箭牌而已。

  “哈哈,”王大强放肆的笑了起来,“你说的是彭程吧,就这个吃软饭的废物,也配和你在一起?听我的,把他踹了,和我在一起吧,我会让你过上公主一般的生活。

  ”门外的彭程,将王大强的话听得清清楚楚,现在他体内有了真气,感知能力听力变强了许多。

  他握紧了拳头,他没想到,王大强竟然知道林清雅和他的关系,如果是在以前,他废物一个,遇到这种情况,就算想去管,只怕也是被打的份。

  但是现在,他得到了先祖传承,王大强想在他头上开辟草原,给他带绿帽子,他忍无可忍,而且他感觉,这一次设计图纸的丢失,和这个王大强有关。

  “王总,你再乱来,我喊人了(与漂亮老师的销魂之夜)。

  ”林清雅简直被王大强气着了,俏脸之上满是怒色。

  “你喊啊。

  ”王大强直接就向林清雅扑了过去。

  林清雅往后一腿,却跌倒在沙发上。

  眼看王大强就要扑到林清雅那性感的身子上,办公室的门忽然开了,有一个男子进来,拦在了林清雅的面前。

  

只见本身就不弱的灵琴清成功逆袭,趴在楚雪湘身上,四处乱摸一通,只求让楚雪湘告饶。

  “雪湘,服输了有没有?快向本姑娘求饶!”灵琴清得意地道。

  “哼!”本在喘气的楚雪湘一听这话,立即坚强了起来,不服道:“我什么时候向你服过输,有本事你再狠一点。

  ”灵琴清见楚雪湘毫不服输,伸手去扯她的睡裙。

  睡裙本来就薄,灵琴清又是玩得兴起,根本没注意力度,只听“撕拉”一声,睡裙被扯脱了下!顿然,楚雪湘只剩白色小裤裤遮羞的娇躯骤然暴露在我的视线里,让爬在窗口的我的心也跟着抖了几下,差点摔了下去。

  任我想像力再丰富,也没想到会看到这样的美景,更没想到楚雪湘的身材这么地美!只看的两眼发直,口舌发干。

  虽然心里很鄙视自己的偷窥行径,但是在男人本能的驱使下,还是睁大眼睛观赏着,一刻也不愿意放过。

  “你坏透啦!”楚雪湘被扯掉了睡衣,气急地大叫一声,伸手也抓着灵琴清的睡衣用力一扯!随着一声脆响,灵琴清的睡衣应声落下。

  虽然我有两次见过灵琴清的身体,但是当时情况特殊,我看得并不是很清楚。

  现在,在这样的情况下再度观赏,却是又有一番令人怦然心动的风味。

  “你——”灵琴清愣了一下。

  楚雪湘哈哈大笑,从床上跳起来,叉着腰站着,得意洋洋地对着一脸愕然的灵琴清说道:“琴清,不错嘛!现在咱俩谁也不欠谁的,都可以坦诚相待了!”我不由地一阵口干舌躁,只想找个水井来解解渴。

  “哼,我还有大招!”灵琴清反应过来,麻溜地爬了起来,将正在得意的楚雪湘一下扑倒在床上。

  “怎么样?还是我厉害吧?快求饶吧!”灵琴清压着楚雪湘说道。

  楚雪湘哼道:“鹿死谁手,还未见分晓!看我的!”她们又扭在一起,。

  灵琴清与楚雪湘,笑骂阵阵,不时发出几声伴着笑声的轻吟,真是诱惑万千,只看得我两耳发热,心潮澎湃。

  这两只妖精!真让人受不了!突然,更惊人的一幕出现了!楚雪湘忽然捧起灵琴清的脸,不由分说,吻了下去。

  “呀!”灵琴清显然愣住了,不知所措般地“嗯”了一声。

  楚雪湘趁机长驱直入,将自己的粉舌钻入灵琴清的口中,强行吮吸着她的香唇。

  我吃了一惊,我没看错吧?楚雪湘竟然来真的?她也太疯狂了!“她们情欲高涨,正是采撷之时。

  现在过去,采了她们的阴魅。

  ”青水仙突然说道。

  “这……这不好吧?”我觉得这种行径跟采花贼别无二样。

  我生平挺痛恨采花贼,在我自己的人生剧本中,我不愿意做反派。

  “迂腐!”青水仙的语气中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呜呜……”灵琴清似乎想推开楚雪湘,但是被楚雪湘紧紧压着左胸,手掌不断在玉峰上揉搓。

  灵琴清似乎没了力气挣扎,两脚蹬了蹬,任命一般任由楚雪湘对她强吻。

  渐渐地,相互向对方索求起来,两张俏脸都涨得绯红,呼吸也急促起来。

  楚雪湘抓起灵琴清的一只手放在她的双腿间,然后两腿紧紧夹着灵琴清的手……灵琴清将手抽了两下没抽来,问:“你这是要干嘛——”她声音拉得很长,听起来绵远动听。

  “我想要你啊。

  ”楚雪湘轻声说,“我想把第一次给你。

  ”“你好色啊。

  ”灵琴清说,“章小贝就在隔壁,我叫他来……”“才不要呢!他是个废物,浑身都臭,哪有你这么香甜啊。

  ”楚雪湘说着,又朝灵琴清的嘴唇吻去。

  我心中的两把火直往上窜。

  好你个楚雪湘,竟然说我是废话,还嫌我臭!我要跟你不日不休!而这时,楚雪湘竟然将自己的小内内给除了下来,扔在了床边。

  如果一来,我的表姐楚雪湘就一丝不挂的呈现在我的眼前了,我的鼻血差点就流了出来。

  楚雪湘除掉自己的小内内之后,就抓着灵琴清的手往她腿间伸了进去……她这是要灵琴清帮她破处的节奏吗?我心中大声呐喊,不要!把灵琴清的手拉开,让我来!“咕噜!”看到楚雨湘两腿之间那让人血脉贲张的风光,我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

  “谁?”楚雪湘听到了我吞口水的咕噜声,马上停了下来,抬头朝窗外望来。

  我一惊,想躲避,但窗帘在里面捆着,外面又没有多余的空间,我根本无处可躲,只能硬着头皮朝楚雪湘挥了挥手。

  “表……表姐,晚上好。

  ”我强笑着向她们打招呼。

  “啊!”楚雪湘看到我,吓了一跳,顿然从灵琴清身上坐了起来,叫道:“你这混蛋,怎么在窗外?你在偷看我们?”她的脸上满是愤懑。

  灵琴清也从情欲中回过神来,看到我时,呀地一声赶紧用双手捂着前胸。

  “章小贝?你……你竟然偷窥!你这个变态!”灵琴清生气地叫道,同时眼中显出一丝娇羞之色。

  “表姐,我……我什么也没有看到。

  ”我想解释,可脑袋里一片混浊,根本解释不清楚。

  楚雪湘冷哼了一声,对着灵琴清耳边轻咬了两句,灵琴清看了看我,微微一笑,点头同意了。

  我正纳闷她们在说什么,楚雪湘朝我勾了勾手指,幽幽道:“章小贝,你进来。

  ”“啊?”我以为我听错了,惊讶地望着她。

  楚雪湘诡异地笑着,“别啊啊啊了,叫你进来,没听到吗?”这回听得非常清楚了,我心里一万个不相信,楚雪湘竟然叫我进去?按楚雪湘和灵琴清以往的秉性,在这种情况下,非得将我骂得个狗血喷头才对,可是,她竟然叫我进去!望着她们那魅惑的眼神,诱人的玉体,以及脸上和颈间迷人的绯红,我恍然大悟,她俩一定是刚才相互摩擦得久了,情难自控,身体充满了渴望,想要我来帮她们解决……这是要我一箭双雕的节奏吗?我惊喜不已,再也不用打着采花贼的名号对她们暗中下手了!这可是她们自个儿要求我的。

  “我就进来。

  ”我说着,推开窗户便往里爬。

  待我进去后,发现灵琴清与楚雪湘将睡衣重新穿好了,两人都笑眯眯地看着我。

  我有点激动,撮了撮手,“那个,其实……呃,怎么来?”灵琴清与楚雪湘相互一望,捂嘴而笑。

  “你先坐下。

  ”楚雪湘指着床对我说道。

  我毫不犹豫在床上坐下了。

  今晚,玉燕双飞,是朕有史以来最美好的一晚!楚雪湘朝灵琴清使了个眼色,灵琴清点了点头。

  “你闭上眼睛嘛。

  ”楚雪湘娇滴滴说道,“人家害羞。

  ”毕竟是女孩子家,虽然心中渴望,但还是有一定的矜持的,不然也不会穿上睡衣了。

  我闭上眼睛,等待两个超级大美女的服侍。

  一张被子盖在了我的头上。

  我睁开眼,眼前黑漆漆地。

  她们要跟我在被窝下面滚床单吗?真的是害羞的姑娘,其实,把灯关了不就行了吗?我正在想跟谁先来时,突然听到楚雪湘说了一句:“开打!”接而,一阵微痛从头上和腰间传来。

  我一愣,怎么回事?但立马回过神来,她们在打我?“哼,死色狼,敢偷看我们,本姑娘打死你!”“打得他吐血,(完美暗恋)弄瞎他的眼睛!”……灵琴清与楚雪湘边叫骂着边对着我又打又踢。

  她们下手力道很重,打得我很痛,但我又不敢反抗,而且我被被子蒙着头,根本就无法反抗。

  原以为可以享受玉体,没想到竟然是拳打脚踢!而这时,楚雪湘隔着被子死死地压住我的双手,大声地说道:“琴清,这混蛋看了我们的身体,我们也要看他的,你赶紧把他的裤子也扒下来!”“这……不太好吧?”灵琴清有些不敢下手。

  “这有什么,赶紧把他的裤子给扒下来,然后拍照,把照片散布出去,让村里人都知道他的尺寸是多么的短,废除他的开光师之职,以后我嫁人了,就不用给他破身了!”楚雪湘说道。

  我心中一惊,没想楚雪湘居然如此之毒,居然要公布我的果照,想让我做不了开光师!我火了,想推开被子站起来,可是楚雪湘坐在我头上,我根本就翻不了身。

  “哦……好……好的!”而这时灵琴清竟然答应了楚雪湘,开始扒我的裤子了。

  我双腿不停地乱蹬,可还是无济于事,我的裤子,包括内-裤,全都被灵琴清给扒了下来。

  我心中一阵悲哀,这个我曾经救过灵琴清,可她还是忘恩负义,帮助楚雨湘来害我!“赶紧拿手机给他拍照!”楚雪湘又说道。

  “哦。

  ”灵琴清应了一声,估计是去拿手机了。

  这时,青水仙对我说道:“真是窝囊废,被女人欺负到这地步,都不敢反抗,人家都骑到你头上来了,你难道不觉得很耻辱?你还是不是男人?是男人就雄起反击,掀翻她们,干倒她们!”青水仙的话让我羞愧得无地自容,她说的对,我不能让她们再这样欺负下去了,我要奋起反击!于是,我使尽了全身的力气,头上猛地一用力,然坐在我头上楚雪湘掀翻!“呀——”楚雪湘尖叫一声,倒在了床上。

  我飞快地掀开盖在头上的被子,准备狠狠教训她们。

  可是,当我刚掀开被子的时候,楚雪湘又飞快地坐在了我身上。

  这一次她坐的位置是我的小腹之下,我能明显感觉到她屁股下的光滑与弹性。

  她竟然没穿小内内!这时我看到到床边上楚雪湘的那条小内内,应该是刚才我进来的时候,她只穿上了睡裙,还没来得及穿小内内。

  那种销魂蚀骨的滋味让我瞬间犹如触电一般,整个人都懵圈了,都不知道怎么反抗了。

  而灵琴清本来过去拿手机的,见到我刚才突然暴起反抗,马上又过来和楚雪湘一起把我制服了。

  楚雪湘坐在我的身上,又对着我的头一阵猛打。

  “你们够了!”我叫道,“再打我就还手了!”“不教训教训你,你不知道你表姐我的厉害!”楚雪湘继续对我猛烈攻击,“敢偷看我们,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你!”“他这是翻天了!”灵琴清手下也没闲着,瞅着我没防备的地方一阵猛踢。

  “我要发火了!”这俩姑娘越打越起劲,力气也越来越大,打得我全身疼痛不已。

  “你发火?我比你还火!”“啪!”脸上一阵火辣辣地痛。

  楚雪湘竟然打了我的脸!“你们过份了!”我企图挡住楚雪湘的手,不料手一伸,碰到了软软的一团,手条件反射地立马给弹了回来。

  “呀,敢摸我!”楚雪湘杏目圆瞪,“他竟然敢摸我的胸,琴清,快按住他的手!”“我不小心碰到的!”我急忙解释道,刚才真不是有意的。

  “可恶!”楚雪湘哇哇大叫,“琴清,帮我抓住他的手!”灵琴清赶忙上前来抓我的手,我本能地反抗,没想到又碰到了她的胸。

  才碰到她的胸,灵琴清呀地一声,忙朝后闪。

  “这浑蛋反天了,尽吃豆腐!”楚雪湘愤怒之极,马上一巴掌朝我的脸上甩了过来。

  我不想再被她凌辱,眼疾手快,抓住了她的右手。

  楚雪湘的右手被我抓住,左手马上又朝我脸上扇过来,我又把她的左手给抓住了。

  “混蛋,快放开我的手!”楚雪湘双手动弹不得,更是愤怒不已。

  “我不放!”我当时不会傻到放开她的双手,让她来扇我。

  被气愤冲昏了头脑的楚雪湘开始愤怒地用屁股拍打我。

  “啪——”楚雪湘那富有弹性的屁股狠狠在拍在我的小腹之下。

  我虽然被啪得有些疼,但是她内面什么都没有穿,那种销魂蚀骨的滋味让我瞬间热沸腾了起来。

  “啪——”楚雪湘又用屁股狠狠地啪了我一下。

  这一次,我的兄弟不听控制地揭竿而起了!“啪——”第三次被拍,我的兄弟已经怒不可遏,一柱擎天了!而楚雪湘正拍我拍得起劲,浑然不觉她屁股下的我的兄弟已经剑指苍穹了。

  “混蛋,竟敢袭我们的胸,去死吧!”楚雪湘又将屁股抬起,然后狠狠地朝我拍了下去……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b.aspx?7488.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b.aspx?2374.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b.aspx?5476.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b.aspx?6117.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b.aspx?392.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b.aspx?3558.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b.aspx?3987.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xyz/twb.aspx?7566.html